08bxbx.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家庭乱伦 » 墮落人生

墮落人生

二、禍根深種



爸爸的工作很忙,工作地方也很遠,一般很少回家,這天清早起來,我下面

漲的不行,滿腦子全是肉慾,於是拿來了一杯水,把迷藥到了進去,心裡害怕極

了的我打電話給了趙叔,趙叔現在在我心裡是最懂我的人了。



「趙叔,我準備給我媽媽下藥了,我好怕!」



「沒事的,沒有人會知道的,你放心好了。」



「嗯,那你準備幫我把風吧,我先去就給我媽媽喝去。」



「好的,行動吧。」



我來到了客廳,媽媽真在廚房為我準備早點,我懷著既害怕又興奮的心情

往廚房走去。



「媽……媽,你累了,喝一口水吧。」我顫抖著聲音對媽媽說著。



「喲,我家小銘長大了啊,知道孝順媽媽了,咯咯。」媽媽開心的笑著。



我愈發的恐懼,不敢多說話,只是把杯子遞給了媽媽。



媽媽剛好也渴了,拿著杯子咕咕幾口就喝下了,我心裡又是興奮,又是害怕

,不敢在廚房逗留了,敢忙跑出去。



沒過多久,就見媽媽手捂著頭從廚房出來,好像很累,往房間走去,我見狀

,忙跟了進去,只見媽媽暈倒在床上,似乎完全沒有知覺似的。此刻的我興奮到

了極點。連忙脫掉褲子,露出早已硬邦邦的小雞巴,往媽媽身邊走去。



望著倒在床上的媽媽,心裡還是有些恐懼,小手先小心的摸上了媽媽的乳房

,輕輕的捏了兩下,見媽媽沒有反應,膽子慢慢的大了些,慢慢脫去媽媽身上的

睡衣,媽媽在家竟沒有穿奶罩,一對半球形的奶子露了出來,第一次親眼見到如

此漂亮的乳房,不由自主的狂捏了起來,嘴巴也學著A片裡的樣子,往奶子上一

陣狂蹭。雙手也不停地解著媽媽的衣物,不一會,媽媽已經一絲掛了。



望著身材妙曼的媽媽,小腹平坦,騷屄肥厚,還是小孩子的我哪裡忍得住,

掰開媽媽的屄就像往裡面肏,媽媽的屄好緊,我廢了些力氣才把我的小雞巴放進

去,一進去的感覺就是好溫暖,感覺雞巴似乎要融化了似的,我的心更加激動了

起來。



學著A片裡的動作在媽媽的屄裡操著,可是完全乾涸的屄怎麼能肏的動,我

只能用蠻力左衝右突,強大的壓力讓我早就有些招架不住了,一個憋不住就射了

出來,全部射進了媽媽的屄裡,這次射的比往常異常的多,精液多順著媽媽的騷

屄往外流了出來。



發射了一炮的我,心裡害怕,立馬想給媽媽穿好衣服。



就在這時,趙叔從後面衝了進來。



我嚇了一跳,說道:「趙叔,外面沒人吧?」



趙叔冷笑一下說道:「你小子爽了,你趙叔我可還沒過癮呢。」



「不行,你怎麼能幹我媽呢?」我急道。



「我怎麼就不能了,你都能和你媽亂倫我就不能干你媽了?」



「不……不行,就是不行。」我保護著我媽。



「那隨意你了,要是沒讓我爽到的話,我可就不一定能管住自己的嘴了哦,

說不定我不小心就把你娘兩的事說了出去了哦?而且……」說著趙叔拿出一架攝

像機放在了我的眼前。「而且這些東西可能就會在網上傳開了哦,名字就叫,禽

獸兒子迷姦騷媽媽吧。」趙叔眯著眼睛笑著。



「不!不!不要,趙叔,你說過不會說的,求你了,放過我吧。」



「不說也可以,那就要看你和你媽的表現了哦?」



我苦苦的思量了一番,終於還是決定讓趙叔乾媽媽了,要是我迷姦媽媽的事

傳出去,那可怎麼辦啊,坐牢,遭人嘲笑,冷眼,我還怎麼做人啊?



我只能流著眼淚答應了趙叔,趙叔嘿嘿一笑,忙脫掉全身的衣物露出那根早

已勃起的大雞巴,對我說道:「學著點,小子,看我是怎麼操你媽的,哈哈。」



望著趙叔那根碩大的雞巴我心生自卑,起碼也得25,6釐米吧!這得是我

這根小雞巴的多少倍啊,這樣插入媽媽的騷穴,會不會把媽媽干壞啊,我不由對

趙叔說:「趙叔,你要慢點啊,別把我媽干醒了,要不咱倆都麻煩了。」



趙叔沒有理會我,自顧著用兩手慢慢撫摸著媽媽的胸部,媽媽的胸部雖不是

很大,但是形狀特別好,而且很白,趙叔一邊撫摸著媽媽的乳房一邊對我說:「

你媽的乳房可真是極品啊,乳型特別好,現在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只要我好好的

調教,一點能把你媽調教成一個波霸的,到時你可要好好感謝我啊。」



我沒有理會趙叔,只是緊張的看著趙叔搞我媽媽,只希望他快點搞完,但是

趙叔卻不緊不慢的慢慢玩弄著媽媽。



趙叔用舌頭輕輕的在媽媽的乳頭上舔著,雙手也不停地在媽媽的身上遊走撫

摸,這等尤物趙叔是一點都不放過,昏迷中的媽媽乳頭竟不知不覺的慢慢勃起了

,趙叔見狀大喜,嘴巴在媽媽的乳頭上用力吸允起來,大手慢慢撫摸到了媽媽的

私處。



由於我剛剛射過,媽媽的私處被我的精子弄得很是濕潤,趙叔一邊用手愛撫

著媽媽那肥厚的陰唇,一邊伸出食指在騷屄裡慢慢的扣著,我剛射過的精液慢慢

的被趙叔一點一滴的扣了出來,昏迷中的媽媽彷彿受到了刺激,竟發出了細微的

呻吟聲,這可把我嚇了一跳。



趙叔就這樣在媽媽的全身上下愛撫了20多分鐘,我的心不停地跳動著,生

怕媽媽醒來,那我可就完了,可趙叔似乎不緊不慢,只是慢慢的玩弄著媽媽,好

像一點都不怕媽媽醒來似的。



趙叔似乎忍不住了,把他那根粗大的巨無霸掄了起來,用力撬開媽媽的嘴,

往媽媽的小嘴裡頂,可媽媽的嘴太小,而趙叔的龜頭太過粗大了,足有雞蛋那麼

大,頂了好久都沒頂進去,而媽媽的牙齒卻刮得趙叔雞巴隱隱生痛了,趙叔一皺

眉自語道:「臭婊子,老子就先把你的嘴留著,下次讓你主動服侍我?」說著就

慢慢拔出了大雞巴,我也暗暗鬆了一口氣。



可是拔出大雞巴的趙叔,馬上把雞巴對著媽媽的騷屄插去,望著那粗大的雞

巴往媽媽的騷屄插去,我忽然來了股勇氣對趙叔說道:「趙叔慢著,別插我媽媽

的屄好嗎?你的東西太粗了,會把媽媽驚醒的。」



趙叔生氣了,道:「老子想肏哪就肏哪,要你小子管?滾開!」說著趙叔不

再理會我,用他那根粗大的陽具往媽媽的騷屄裡狠狠的插去。



由於我前面射過一次了,媽媽的陰道有些濕潤,趙叔的雞巴慢慢的頂開媽媽

的肥屄,忽然用力一頂,大雞巴直衝媽媽的花心,粗的大雞巴給了媽媽最要命的

衝擊,劇痛之下,媽媽大叫一聲,忽然驚醒,我嚇得魂都沒有了。



被劇痛驚醒的媽媽只感覺下面好痛,好漲,迷迷糊糊的媽媽用手往自己的自

出摸去,卻摸到趙叔那更巨大的雞巴露在外面的那一截,那種粗大與滾燙的感覺

讓媽媽瞬間出了一身冷汗,大腦完全的清醒了過來,雙目一睜,映入眼簾的是趙

叔那猥瑣和醜陋的面孔,再望著自己全身赤裸,嚇得媽媽再次的大叫起來,「啊

~~!啊~~!」



「臭婊子,叫什麼!」趙叔火了。



「你幹嘛,快滾開。」



「我還沒爽夠呢,怎麼可能走。來臭婊子,剛你睡著了,老子玩的一點都不

爽,現在你醒了,我們可以一起好好的爽一爽了!哈哈。」



「你……你,你這個強姦犯,我要告你,滾開,我要告你強姦。」



「告我?你不記得了?是誰下藥迷倒了你?」說著趙叔又用他的大雞巴在媽

媽的騷屄裡狠狠的插了一下。



在劇痛中,媽媽的餘光終於掃過了一旁一絲不掛的我。



「小銘!你……」



媽媽的腦海裡急速變化著,終於想到了我在水裡放迷藥迷倒了她?



看著媽媽的眼神,我全身都感覺窒息了,不敢說話,只是低下了頭。



「小銘,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媽媽?」



媽媽的語氣中充滿了悲憤,恐懼,和抽泣。



「為什麼?哈哈,你的寶貝兒子下藥迷姦你啊,你這都不知道?你們母子兩

亂倫的好戲我可都拍下來了哦。」說著把一旁的攝像機打開給放給媽媽看,屏幕

中,我和媽媽脫光,正在激烈的交配著,沒多久就射出了我的童子精。



看著攝像機前的畫面媽媽的眼睛完全濕軟了,真沒想到自己的親生兒子竟然

會幹出這麼禽獸不如的事。



一旁的我早已嚇得不知所措了,急道:「媽媽,我錯了,再也不敢了。求你

了,別告訴爸爸。」



「哈哈,小子,你媽媽不僅會告訴你爸爸,還會去法院告你的,告你迷姦她

,迷姦自己的親生母親。哈哈!」



「求你別這樣!媽媽,求你別告我。這樣以後我的前途可就毀了,我們家也

完了,媽媽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求你了!」我一邊哭泣著,一邊不停地向媽

媽求著情。



「你這個畜生,給你讀這麼多的書,你怎麼會做這些禽獸做的事。我好痛,

怎麼會生出你這樣的兒子。」



我在一旁跪著不敢出聲。



這時趙叔卻又用力在媽媽的騷屄裡頂了一下對媽媽說道:「這麼樣,那我就

把你們娘兩亂倫的事發到網上好了,讓大家都來看看你們這對母子吧,哈哈!」



「你!你這個畜生!」媽媽怒視著趙叔。



「別這樣,趙叔,求你了,你答應過我的,不會說的。」我急道。



「不說也可以,除非你媽媽來求我。」



「媽媽,你快求求趙叔吧,快啊!」我急的不可開交。



「孽畜,你要我去求那個畜生,我要告他強姦,要他下地獄。」媽媽的話還

沒說完,趙叔又很很的在媽媽的騷屄裡頂了一下,痛的媽媽無法開口了。



趙叔說道:「好啊,告啊!反正你兩陪我。不過你們母子亂倫這段佳話可要

千古流傳了哦,特別是你兒子,還這麼年輕,一輩子算是毀了哦。」



聽趙叔這麼一說,悲憤中的媽媽突然一緊,是啊,要是這事傳了出去,我就

再也沒臉見人了,老公也不會要我了,特別是小銘他還這麼小,以後還怎麼做人

啊?



想到此處,媽媽不由的動搖了起來。終於對趙叔說:「趙哥,求你了,放過

我們母子吧!」



「你說什麼?我聽不見。」



媽媽只得大著聲說:「趙哥,求你了!放過我們吧!」



「放過你們可以,不過,必須答應我個條件。」



「什麼條件?」



「就是以後我什麼時候想操你,你都要隨時隨地給我肏。」



「滾開,你休想!」媽媽怒道。



「那就只好算了羅」趙叔一副無奈的樣子。



「媽媽,你就答應他吧,要不我們都玩完,我們一輩子可就會毀了的啊!」



「你……」



媽媽看著我膽小的樣子很是惱火,但是想著我們的前途,和未來的生活,卻

只能含著淚點了點頭。



「哈哈?你答應了?」趙叔淫笑著問媽媽。



「嗯!」



媽媽一邊流淚一邊點頭道:「不過你要保證絕對不對任何人說起這件事。」



「那是當然。」



「還有我們兩的事你不能讓我老公知道。」



趙叔又點了點頭。



媽媽含著淚不說話了。



趙叔大喜,媽媽終於在他的淫威下屈服了,大雞巴又一次頂進了媽媽的花心

,劇痛再次刺激著媽媽。



媽媽忙說道:「你……你叫小銘出去,別在他面前……」媽媽紅著臉,流著

淚對趙叔說道。



「怕什麼,你都給那小子幹過了,還還什麼羞,看我幹翻你。」說著又往媽

媽的騷屄裡狠插起來了。



「啊!輕點,痛!」



「我就是讓你一輩子記住我,哈哈,記住我是你的男人。」說著完全不顧媽

媽的祈求,大雞巴瘋狂的往媽媽的騷屄裡抽插著,由於趙叔的雞巴實在太大了,

每次進出都把媽媽的陰唇肏的翻了過來,我在旁邊看著都心疼。



趙叔就這樣一直狠插了約40多分鐘,媽媽早已被插的全身虛脫了,下面更

是痛的沒感覺了。淚水充斥著媽媽的眼睛,完全濕軟了。媽媽的騷屄被幹的又紅

又腫,不住的顫抖著。



望著屄都被幹爛的媽媽,趙叔竟也有些不忍心了,大嘴吻著媽媽臉上的淚痕

說著:「算了,看你今天也夠慘的啦,你現在還不適應我的大屌,慢慢你就會適

應了,到時你會愛上我這根大雞巴的,現在我還沒出精,你就用嘴巴來幫我解決

吧!」說著把大雞巴對準媽媽的小嘴,並示意她張開嘴。



此刻的媽媽已經痛的麻木了,只能全力張開小嘴去含趙叔的大屌,媽媽把嘴

巴幾乎張道了極限才把趙叔的龜頭吃了進去,但是媽媽從沒給別人口交過,包括

爸爸,所以媽媽根本不知道接下來該幹嘛。



趙叔見狀,對媽媽說:「用舌頭舔龜頭,不要用牙齒,哦,對就這樣。」



媽媽按照趙叔的指示一步一步的學著,小嘴溫暖的侵蝕著龜頭,趙叔感覺快

融化了一般,爽的直叫:「不錯,小騷貨,學的還蠻快嘛,繼續舔。」



就這樣媽媽一直用她的小嘴賣力的為趙叔服務著。



「用你的手給我的蛋蛋揉下。」趙叔又命令著媽媽。



媽媽只好又用她的小手為趙叔服務著。



趙叔爽的直叫,兩手也抓著媽媽的奶子玩弄了起來,說道:「小騷貨你的奶

子奶型還不錯,半球形的,還這麼挺,要是再大些就好了,放心,只要我每天操

你幾次,再給你的奶子好好揉一揉,保證能大起來的。到時你可要好好謝我啊!

哈哈!」



就這樣媽媽一邊給趙叔口交,一邊溫柔的給他揉著睾丸,而趙叔一邊享受著

媽媽的服務,一邊用力的揉弄著媽媽的奶子,在趙叔的玩弄下,媽媽的痛苦慢慢

減小了,而本能的快感卻不知不覺的湧了上來,一種奇怪的感覺在媽媽的身上浮

現,奶子慢慢的硬了起來,身體了一股暖流慢慢的從下體溢出,和我前面射的精

液混合在一起,分不清是淫水還是精液。



趙叔也感覺到了媽媽的變化,揉弄媽媽奶子更加用力了,還騰出一隻手在媽

媽的下面紅腫的騷屄出慢慢的撫摸,並時不時的用食指往裡面扣,還不是的擠壓

前面的小肉球。媽媽的慾望慢慢的代替了痛苦。



就這樣過了半個多小時,媽媽的嘴巴都麻木了,趙叔還是沒有射精的跡象,

而媽媽卻是被趙叔玩的全身酥軟,且微微發紅了,下體和乳房的快感更是讓媽媽

有的頭腦不清醒了,漸漸迷糊了起來。



看著漸漸發情的媽媽,趙叔對媽媽說:「看你為我服務這麼久,也累了,看

我來服侍你一下吧,絕對讓你爽,哈哈。」說著從媽媽的口裡拔出大雞巴。



大雞巴從媽媽口裡拔出的時候帶著好多的口水與媽媽的小嘴拖出一條線,媽

媽的小嘴劇烈的抽搐著,趙叔連忙用他的大嘴往媽媽的嘴上吻去。媽媽想躲開趙

叔的大嘴,但是趙叔卻不停地在媽媽的嘴上遊走著,最後終於咬在了媽媽的嘴唇

上,並大力的在媽媽嘴上吸允了起來,屈辱的媽媽只好與趙叔劇烈的濕吻。



趙叔一邊和媽媽接吻,手裡還不停的玩弄著媽媽的奶子和騷屄,不一會,媽

媽也漸漸動情,主動和趙叔吻了起來,兩人就像一對情侶一樣深情地吻著,吻道

動情的時候趙叔騰出一隻手抓著媽媽的小手放在他的大雞巴上,那種巨大與灼熱

的感覺燃燒著媽媽的內心,然媽媽嬌羞不已。



望著媽媽嬌羞的模樣,趙叔停下了和媽媽的接吻對媽媽說:「大嗎?」



媽媽紅著臉不說話。



趙叔有些生氣了,瞪著媽媽一眼大聲說:「大嗎?」



媽媽嚇了一跳,忙到:「大。」



「比你老公如何?」



一說到老公,媽媽此時心裡又生出萬般愧疚,哀求道:「求求你,別提我老

公,我對不起他。」



趙叔怒道:「老子偏要說,老子還要告訴他,他老婆被我肏的多爽。」



「你……你答應我的,答應我不說出去的。」媽媽再次哭了起來。



「哼,只要你老實聽我的話,老實回答我的問題,我自然不說,要不然,哼

哼,你就等著看吧。」



「嗚嗚,我說,我聽話。」媽媽哭著答道。



「我的雞巴比你老公的雞巴誰的大。」



媽媽側著臉不敢看著趙叔,幽幽的說:「你的。」



「看著我,好好的說,說清楚!」



媽媽沒辦法,只能看著趙叔哭著說:「你的雞巴比我老公的大!」



「喜歡嗎?」趙叔冷冷的說。



「喜歡!」媽媽紅著臉,慢慢的答道。



在一旁的我聽見媽媽的如此回答,哭了起來,都是我,要不是我的愚蠢就不

會被趙叔利用了,都是我。



我的哭一起了旁邊媽媽和趙叔的注意,媽媽才驚了驚,並羞紅了臉,而趙叔

卻是一臉興奮的對媽媽說:「騷貨,你太有魅力了,你這麼小的兒子都想和你幹

炮,還下藥迷姦你。」



聽到此處,媽媽心中更是傷心和絕望。



趙叔又說:「不過,不過就是不知道這孩子的小雞巴有沒有讓你爽到,哈哈,

不過我想應該沒有,你的騷屄只屬於我這樣的大雞巴的,你老公和兒子那樣的小

蚯蚓是肯定滿足不了你的,哈哈。」



我在一旁哭的更歡了。



趙叔笑這對我說:「小子,看好了,看我是怎麼讓你媽爽的。」



說完又對我媽說:「騷貨,我又要插你的騷屄了。」



「別,求求你了,別插了,你的太大了,我現在還痛呢,求你了,別插我了

好嗎,我,我用嘴,用手。」



「放心,這次我會很溫柔的只要你聽話,保證讓你舒服。」說著趙叔挺起8

吋長的雞巴再次往媽媽的騷屄裡插去。



這次趙叔很慢,慢慢的把大龜頭往騷屄裡擠,由於前面被趙叔狠狠的插了一

次,又被調了這麼久的情,加上之前我的精液,這次的媽媽沒有了那麼痛的感覺

,相反,反而有一種充實感,和隱隱的脹痛感。



趙叔溫柔的用他的大雞巴往媽媽的騷屄裡推進,一寸一寸的進去,這種充實

和飽滿感是媽媽從來沒有體會過的,媽媽慢慢情亂迷離了起來,不知不覺的發出

「喔喔」的浪叫來。但想到我就在旁邊,隨即又有些收斂了起來。在趙叔面前吹

著氣說:「趙哥,淑柔求你了,我們去房間裡好嗎?叫鄭銘迴避,好不好嘛。」



面對媽媽如此的撒嬌,趙叔哪裡還抵抗的住,回頭對我說:「小子,滾吧,

我要和你媽媽好好的幹一場了。」



聽著趙叔這般說話,我趕快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出門時,只留下媽媽放聲的呻吟和趙叔拚命的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