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bxbx.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家庭乱伦 » 親生女兒一鍋端

親生女兒一鍋端

第一章蘇姍



在我高中畢業那年,與我交往數月的女友芭芭拉告訴我她懷孕了,在得知此

事的一週後,我和她結婚了。



嚴格說來,我們並不相愛,只是相處在一起,而我與她交往的理由,則是因

為她是學校啦啦隊裡最性感的尤物,尤其是一對碩大的34F乳瓜,是聞名附近

幾所學校的大奶霸。



結婚,是一個不得已,卻又不得不如此的決定。然而,當我們發現她肚裡懷

著的是個女娃兒後,我感覺到相當地失望。我是一個傳統觀念很重的男人,兒子

遠比女兒重要。



我以失望的心情,努力維持這份婚姻,甚至因此放棄了唾手可得的大學,找

工作養家活口。一直到現在,我仍在想,如果我繼續求學,不知道會怎麼樣。



結婚的那年,我才十八歲,只是個高頭大馬、外形俊俏的高中畢業生,在職

場上沒有任何機會。



經過連番的求職碰壁與恥笑,我痛定思痛,開始了自己的事業:『搞定有限

公司』。



需要什麼人幫忙裝家裡的錄影機?數位電視?小耳朵?電腦?



找我就對了。



需要什麼人幫忙組合孩子們的單車?或是家具桌椅?



打電話給我吧。



剛開始,只是我獨自一個人賣力苦幹,但是隨著時間過去,還有適當的轉投

資,公司規模也成長起來﹔現在,我手下有三十二個員工,或男或女,全都是大

學畢業生。這些孩子多半是工讀生,腦袋聰明,而且工資低廉,成本不高,我給

他們彈性上班時間、法定的最低工資、免費午晚餐供應,還有每年年尾的高額獎

金…假如他們有待到年尾的話。



公司上了軌道,我的工作量就少了很多,至少,再不用親自出外務了,只是

每周不定時地去公司數次,視察確認一切事務正常運作,然後就是在家裡,審視

目前股票、債卷,還有其他轉投資項目的損益虧盈。



以一個才剛剛過完二十八歲生日的中年男人來說,我生活悠閒,事業成功,

更重要的是…我腰包裡有著大把銀子。



只可惜,並不是每個方面我都那麼得意……我的大奶妻子並沒有能夠與我共

享這一切。



在為我誕下大女兒蘇姍之後,芭芭拉又為我生了兩個玉雪可愛的女兒。但是

,在六年前,我事業只算穩定,未算發達之前,某個提早回家的下午,我發現這

婊子赤裸裸地躺在床上,抖著她肥大的巨乳,和一名水電工通姦。



暴怒中,我打塌了那個姦夫的鼻樑,在他的哀求聲中,把這沒用的東西踢出

門口﹔跟著,在簡單的法律程序後,我與那紅杏出牆的大奶婊子離婚。



放棄了監護權的她,從此消失在我和三個女兒的眼中。我最後一次聽到有關

於她的消息,是聽說她搬到附近的城市裡,染上了毒癮,每天晚上站在街邊,抖

著一雙肥碩巨乳,靠著賤賣她豐滿惹火的性感胴體,來換取卑賤的墮落生活。



我不知道這消息是真是假,不過,這確實讓我感到一絲快意。



因為與妻子的離異,我從二十二歲起,便獨力撫養著三個可愛的女兒。環顧

我的人生,我始終不願成為那種輕言放棄的男人,所以儘管這確實有些難度,但

我仍是將蘇姍、珍妮,還有蜜雪兒撫養長大。



在努力衝刺事業的同時,我為女兒親自換尿布、餵奶瓶,幫著三個小可愛把

屎把尿,還要笨拙地唱歌,哄她們入睡。



平常時間,我請的保母幫了不少忙,但是一過了晚上六點,還有整個週末,

責任就全部在我身上。



正如我一開始就知道的,父代母職真是不容易,但我一旦開始,就不會放棄

,而且我確實願意為我的女兒付出。



只有一件事讓我感到很不舒坦。那就是為了照顧三個女兒,被搾乾了的我,

再沒有時間、精力、興趣,去和其他女性約會。



我是一個正值青壯的男人,對這樣的寂寞生活,自然感到相當地饑渴與欲求

不滿,所以偶爾我會偷偷地到城裡的一些搖頭PUB,花點飲料錢,玩一些狂野

的青春少女。



這些事情當然沒有被我那三個寶貝女兒知道,她們三個是那麼地可愛,金髮

碧眼的小天使,我不想讓這些事玷汙了她們的心靈。



大女兒蘇姍,個性獨立自主,聰明的腦袋完全表現在傑出功課上﹔二女兒珍

妮天生好靜,喜歡作家事,烹調的手藝不輸給大人,但誇獎她的時候,內向的個

性很容易害羞﹔至於最小的蜜雪兒,那完全是一個喜歡整天黏在爹地左右的可愛

小娃娃。



我常常把她們當作是長不大的小女孩,以為這樣父女相依為命的生活會一直

下去﹔直到蘇姍十二歲的那年,初次月經來潮,我們的生活才有了改變。



聽著大女兒半撒嬌地訴說,要錢買新胸罩的時候,我才被迫驚訝地覺醒到,

她已經變成一個少女,不再是小女孩了。很快地,她就會需要自己的獨立空間、

獨立電話,甚至開始交男朋友。



經過考慮,我決定像其他父母一樣,先給女兒避孕藥丸,免得哪一天,我得

怒氣沖沖地撫養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孫子或孫女。



但超乎我預期的變化,接二連三地發生,直到那天晚上,我整個生命發生了

大改變。



那晚,天氣來了暴風雨,雷打得很大聲,狂風像要掀去屋頂似地吹擊著房屋

。我睡不著覺,又想著公司幾個新聘的女大學生,衣著暴露惹火,走起路來美臀

一扭一扭的騷浪模樣,心頭火熱,就翻著最新一期的PLAYBOY,手放在褲

襠裡打槍。



突然,門口傳來了小小的敲擊聲,一個有些帶著哭音的嗚咽,從門外傳來,

這時我才驚醒過來,想到蘇姍雖然好像膽子很大,但從小就特別害怕打雷。



「爸,我睡不著…我好怕,我可不可以抱著你睡?」



細嫩的聲音,聽來是那麼地清純,但我卻處於一個非常尷尬的勃起狀態,心

中燃燒著火熱的慾念。



也許,我應該大聲地說「不」,然後趕女兒回房…



「好啊,寶貝女兒,妳進來吧。」



門打開,受到怒雷驚怯的小天使,三步併做兩步地跑進來。天啊,穿著那件

淺藍色小睡衣的她,真是可愛。



但…更令人捨不得移開視線的,是她單薄衣料下清楚裸露出來的雪白胴體,

儘管曲線還很稚嫩,但胸口卻完全繼承了母親的血統,小小年紀,竟然有著鼓漲

漲的隆起,戴起了胸罩﹔還有裹住嬌俏小屁股的純棉內褲,無不刺激我沸騰的血

液。



當我擁她入懷,除了感受那飽滿的小奶,摩擦胸口的快感﹔也聞到一股來自

她身上的香氣,一種十二歲的少女所獨有,彷彿是略帶青澀,卻已逐漸成熟的果

子,引誘著人們下手摘採。



我們父女兩個緊緊地擁抱著,我將女兒摟在懷裡,溫言撫慰著他的不安﹔然

而,我的雞巴卻像是一尾毒蛇,順從本能,下意識地尋找女兒柔嫩的屁股溝,一

再嘗試想要深埋入其中。



「爸,有個東西…」



「寶貝,睡吧。」



驚覺到女兒的驚惶,我嘗試想要盡早入睡,但是在暴風雨的噪音、我心頭的

火熱慾念,還有女兒身上引人犯罪的甜美幽香中,我做不到,反而讓勃起的雞巴

越來越硬,越來越燙。



努力撐過了半個小時,窗外風雨仍急,一如我混亂的心情。



在邪惡念頭的驅使下,我驀地伸手,捧握住女兒超越同年紀女孩的飽滿雪乳

,輕輕地婆娑繞圓,讓虎口感受雪乳的圓潤。



把玩親生女兒奶子的奇妙感覺,讓我興奮至這些年來未有過的高點,當下便

不自覺地挺移下身,同時把蘇姍渾圓的雪白屁股,貼近我硬挺隆起的胯間,開始

緩緩地摩蹭。



我一直以為女兒已經熟睡,卻不料在這關鍵時刻,竟聽見她雛鳥似的微弱悲

鳴。



「爸,爸,你在作什麼?別碰我,你、你的手…你怎麼能這樣?我是你的女

…」



蘇姍倉皇的驚叫聲,沒有令慾火中燒的我停下動作,這時,我手臂突然一陣

劇痛。



這小丫頭,她居然敢咬我?



驚怒交集之下,我下意識地開始防衛,把雪雪呼痛的蘇姍抓得更緊,腦裡則

是有許多念頭紛至沓來。



離婚以後,我犧牲了我生命中最精華的時間,養育這幾個小丫頭片子成人,

但最後我得到了什麼?她們長大了,就開始學著反抗我、拒絕我,像現在這樣反

咬我一口,像她們的婊子母親一樣忘恩負義?



不行,再怎麼說,我可是這丫頭的親爹,哪輪到她來反抗我?



「閉上妳的狗嘴!妳就像妳的婊子娘一樣,忘恩負義,什麼時候妳膽子大到

敢這樣對我說話?告訴妳,我忍妳的狗嘴忍得夠久了,夠了!」



憤怒地吼著,我對蘇姍下了最終的懲罰命令,「把妳那一身該死的衣服給脫

掉,趴下來,老子要教訓妳。」



疾言厲色的吼叫,把蘇姍嚇呆了。這是正常的,因為過去我從不曾這樣對她

斥罵,即使再大的事,也只是重重地打一下手心,或是打兩下屁股…當然,身上

一定是穿得好好的。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今晚怎麼了,居然變得這麼猙獰惡狀,但肯定的是,

我已經停不下來了。



趁著她還傻傻地發呆,我搶上一步,抓著睡袍的衣領一撕,薄薄的衣衫已給

我撕開了,露出了一個樸素的小奶罩。那個淺藍色的小奶罩,包裹不住她飽滿的

乳房,看那樣子,大概有個30C。



我知道女兒滿早就開始發育了,可是…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有C罩杯?我不

知道這是遺傳到母親的特色,還是現在的小孩子真是發育得太好了。



爸爸突然變了個面孔,把蘇姍嚇得不知所措,反覆哭叫「不要呀,不要呀」

,但我慾火攻心,怎會理她的呼叫,只是像多年前與那大奶婊子性交一樣,伸出

雙手,粗暴地抓在她的雪乳上。



「哎…」聽見女兒痛叫一聲,我內心卻反而讚嘆一句。隔著胸罩,還這麼彈

手,這丫頭確實遺傳到她母親的長處。



這時,蘇姍像是回過神來,記起了要反抗,雙手不繼打在我身上。我連忙捉

著她雙手,繼而抽出手來,抓著她的淺藍胸罩一撕,「刷」的一聲,撕破胸罩,

隨即用它縛著女兒的雙手。



「嗚嗚…爸爸不要呀,我是你親生女兒呀,不要…嗚…」



只想發洩的我,什麼也聽不進去,當下不由分說,把蘇姍拉趴到我的膝頭,

睡褲連同白色的小內褲一起拉脫到小腿,露出小女孩那雪白如玉,嫩滑如脂的圓

臀來。



我細心欣賞女兒身體每一寸的肌膚,她圓圓豐滿的奶子,看來十分堅挺﹔峰

頂上粉紅的蓓蕾,鮮嫩誘人,兩腿間的三角地帶,長著稀疏的金色恥毛,可以很

清楚地看見她可愛的幼嫩陰戶。



蘇姍拼命地掙扎、滾動,想要從我膝蓋上掙脫開去,淒厲的哭叫、要求我快

快住手。這些多餘的動作,沒有換來我的憐憫,只喚醒了我更深的怒氣,決定要

教導這個刁蠻的丫頭,一點家庭倫理和尊重,讓她明白誰才是這個家的主人。



「閉上妳的嘴,老子告訴你,我現在要打妳十四下屁股,妳打起精神給我數

好,只要錯漏一下…很好,我們一切從頭再來。」



暴力脅迫之下,柔弱的蘇姍當然沒得選擇。我一手攬著她的細腰,一手拍打

她的雪白屁股來。



「一(啪),二(啪),三(乓)…啊!GOD…喔,我恨你!我恨你!你

為什麼要打我?嗚…四(啪啪),嗚嗚嗚…」



「叭!」



伴著手掌拍打屁股的清脆響聲,蘇姍的全身開始顫抖。



「五…痛啊!」



蘇姍大聲地哭叫。



「痛是應該的。這是對妳不聽爸爸話的處罰!」



我怒喝著,手掌上用力在另一邊的柔嫩屁股上拍打。



「叭!」



「啊……六……」



雪臀的柔嫩肌膚,迅速出現紅色。能夠在這麼有彈性的嫩肉上拍打,讓我產

生無法形容的快感。



「叭!叭!叭!」



「啊……痛啊……饒了我吧!」



在我毫不留情的摑擊下,蘇姍涕淚縱橫,哭成了一個淚人兒,也不知道多辛

苦才唸到最後。



「嗚嗚…十三了啦(啪)…十四。」



經過一輪的摑擊,女兒柔嫩的小雪屁股,現在染上了一層瑰麗的玫紅色﹔錯

綜複雜的手掌印,浮現在那結實而多肉的屁股蛋上。



似乎被耗盡了體力的蘇姍,不停地喘氣,還有連續乾嘔。看著她這副悽楚模

樣,我的怒氣一點一點地消失,但也就是這一刻,我下了一個改變我人生的決定

:強暴我的大女兒。



冷不防地,我把哭泣中的女兒拋到床上,跟著就快速地握著她的腳踝,不給

她掙扎的機會,大大地將兩腿分開,牢牢抓住,像個急色鬼一樣地吻她。



「小婊子,我打賭妳現在一定已經不是個處女了,妳們這些年輕女孩子都是

一個樣,淫蕩下賤,學校還沒畢業,就和男學生亂搞,呸!我告訴妳,如果別的

男人可以肏妳,我更可以,至少,我是生下妳這小騷屄的親爹,妳活該是要給我

幹的!」



我站在蘇姍的兩腿間,獰笑著說道:「寶貝,爸爸就要幹妳的小騷屄了,今

晚爸爸要幹遍妳身上的每一個地方。」



「不,爸,你不能這麼作,我…我還是個處女,求求你走開,走開啦。」



大難臨頭,蘇姍的眼中,閃過莫可明狀的恐懼,哭得聲嘶力竭,使勁踢動一

雙纖細的小腿,但被我緊緊握住,胯下調整好雞巴的位置,開始要強行進入。



最開始,我擡舉起她的小腿,想盡可能地把兩腿分開,裸露出女兒純潔的陰

戶,跟著,就慢慢用雞巴碰觸那兩片稚嫩的美肉,而在這過程中,我得要分出手

來,箝制住蘇姍的雙手,因為她像頭野貓似的,一直想用指甲抓我的臉。



當然,男女雙方的體型差那麼多,這些小掙扎根本就沒有作用。



「嘿,寶貝女兒,想要證明給爹地看,妳真的是個處女嗎?準備好了沒有?

我保證那很痛的。」



龜頭碰觸到柔韌的處女膜,我對著女兒獰笑了一下,然後便是一記又狠又重

的挺送,在蘇姍悲慘的嚎叫聲中,一舉奪取了她的童貞。



老天,我女兒的小穴真是夠緊,而且還真他媽的又熱又燙!



一面姦淫著親生女兒,我一面低下頭來,吮吸玩弄她胸前飽滿的C罩杯小奶

,開心得大笑。



「爽了沒有?爽了沒有?從現在起,妳是我的了。妳是我的女兒,我的小騷

屄妓女,我的操穴玩具,接受它吧,每個女兒生下來就是要給爹操的。」



在愉悅的高潮中,我打了個哆嗦,把濃稠的精漿,毫無保留地深深射入女兒

幼嫩的小肉穴。



在我疲憊卻興奮地抽出雞巴後,蘇姍蜷縮起赤裸的嬌軀,不停地哭,直至力

疲暈去。



雖然剛剛失去了童貞,但是躺在那裡的少女胴體,看來仍是那麼地純潔無瑕

,尤其是淌流在雪白大腿上的那抹鮮紅,更是強烈刺激我心中的獸性,結果沒有

多久,我就把女兒弄醒,再狠狠地姦淫了她一次。



事後,我威脅著女兒,同時也告訴她,不會有人相信她的鬼話,要她死了對

外人求救的心,同時逼她開始服用避孕藥。至於帶她去拿藥的時候,我當然是和

醫生解釋,女兒交了男朋友,拿避孕藥是以防萬一。



當我這樣和醫生說話的時候,蘇姍總是低垂著頭,半晌不吭一聲。我與她的

姦情,沒有證人可以做證,而我也一直警告她,如果我出了事,她就會失去一切

,流落街頭,即使被安排到哪個家庭收養,那也會被迫與兩個妹妹分開,新學校

裡的同學則是很快就會知道,她是個被親生父親肏過穴的小爛貨。



蘇姍本就是個外向的刁蠻女兒,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整天找機會往外跑,

但只要一回到家,就變得沈默寡言,唯有在一個時候叫得特別大聲。



「不!你這個禽獸…不要!」



在拿完避孕藥的當天,我就又把大女兒拖進房,再次享受她青澀的少女胴體

,這一次我讓她趴在床邊,高高擡起雪嫩小屁股,用狗交式從後幹著她剛被開苞

的嫩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