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bxbx.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家庭乱伦 » 乾爹與他三個男同事的淫亂

乾爹與他三個男同事的淫亂
上一篇:亂1-2下一篇:姊夫同時幹了我跟姊姊

乾爹與他三個男同事的淫亂





我是個快要升大三的學生,我家住臺灣南部的一個小鄉村,父親是一個保守的國小老師,媽媽則是家庭主婦,家庭生活小康。三年前我考上了臺北某公立大學,我的名字叫小君。



我在臺北沒有親人,父母在景美幫我租了一間小套房,一個月連水電和網路費總共一萬元,雖然很貴,可是父母說沒關係,他們不要我和一堆人住在一起,他們說人太多住在一起很麻煩,現在的女大學生很亂,爸媽怕我被別的女學生帶壞,所以寧可多花一點房租費租套房給我住,有時假日父母會上來臺北看我。獨居雖然很單純,但是也給了我極大的生活空間,讓我有機會為所欲為。



大一打工時,我認識了一家中醫診所的醫師,其中有一個推拿師在我上了大二時認了我當乾女兒。乾爹在一家推拿的中醫診所工作,他是推拿師,我和乾爹認識了兩年多。



大一時的暑假我在北投一家電子公司打工,每天上下班都會經過一家中醫診所門口,而乾爹就在那家中醫診所擔任推拿師,有時候下班時,乾爹他們中醫院的醫師們沒客人時,會走出來站在門口聊天或抽煙。



就這樣,我時常在下班時會看見他們那些中醫師,而我每次經過診所時看見他們都會笑嘻嘻的,日子久了,他們那家中醫院裡的人我都認識,院長看到我時也都會和我打招呼。他們看到我每天笑嘻嘻的樣子很可愛,總是在我下班時間都會一起站在診所門口等我。



暑假快結束時,乾爹送給我一瓶靈芝,那是健康食品,他說我一個人在外面住,要好好照顧自己的健康,我聽了好感動。接著,院長和診所的一些醫師們也都送了一些健康食品給我,我不好意思收下,但是他們說:「沒關係的!阿妹,如果妳用得不錯,記得幫我們介紹人來買就好啦!收下!收下!能認識是我們大家有緣,還和我們客氣什麼?」看到大家對我這麼好,我也就心領的收下了這一堆的健康食品。



大二暑假時又我去那家電子公司打工,於是和中醫診所的醫師們也更加熟悉起來。乾爹時常帶我去買一些生活用品,有時也會買衣服給我,而他對我的好並沒有要求回報,讓我更加的感動,乾爹為了不讓我不好意思接受他的好,於是認了我當乾女兒。



但是在幾天發生了一件不可告人的事,這是我的真實故事。2008年9月21日,這一天是星期日,上午十點多,乾爹打電話找我,說他們診所公休,他與診所的幾位同事想來我家泡茶,問我方不方便,我一口馬上答應了。



約一個多小時後,乾爹和他的三個同事來到了我家,因為已經接近中午用餐時間,乾爹他們順便買了一些酒菜來,我也準備了許多茶點打算在飯後和他們聊天和泡茶。



乾爹的三個同事我都認識,一個是四十四歲的林叔叔;一個是三十一歲的陳大哥,另一個則是五十二歲的吳叔叔,他小乾爹兩歲。他們一邊看電視,一邊聽他們在講推拿的技術,老人家們講著講著,便個個在吹噓著自己的技術如何如何的強,於是,是後我乾爹對我說:「阿妹,這樣好了,我們四個人都幫妳推拿一次,讓妳來當評審,看我們哪一個人的技術比較好。」



我笑著回乾爹說:「老爸,我又不懂,怎麼當評審呢?」



然後陳大哥接著說道:「很簡單,妳感覺我們哪一個幫你推拿時比較舒服,哪個技術就是最好的!」



「老劉,你先上,你是她乾爹!」四十四歲的林叔叔嘲笑的說著。



「好吧!」乾爹回應著,便起身朝我走了過來說:「阿妹,來!妳趴在沙發上,我幫妳推背。」



我一聽便問乾爹說:「為什麼要趴著呢?」



乾爹說:「因為趴著比較好推拿。」我便依照乾爹的意思趴在沙發上讓乾爹推拿。林叔叔和陳大哥以及吳叔叔三個則在一邊看電視一邊聊天。



我趴在沙發上讓乾爹推著推著,感覺很舒服,潛意識裡閉上眼睛享用這免費的按摩推拿之術的服務。乾爹一邊推拿著我,一邊還和他們的同事聊著天。

不知不覺的,我差點就睡著了,直到乾爹告訴我說:「阿妹,現在要輪到腰以下的推拿了哦!」這時才沒睡著,我立即回乾爹說:「好!」然後繼續閉目養神,享受這推拿之樂。其實說是推拿,倒不如說這是按摩還比較真實一點。

當我閉目養神中,隱隱約約感覺全身突然熱了起來,說不出的感覺,很美妙的感覺。接著,乾爹又告訴我:「阿妹,正在要推拿大腿以下了哦!」



我一聽便要起身,告訴乾爹說:「不要!」這時大家都笑得好大聲。



乾爹看我不想要再繼續給他推拿了,便低頭告訴我說:「阿妹,不要怕!不會怎麼樣的。我是你乾爹,妳是我乾女兒,我們又不是外人。」



我想想:『也對!』於是又趴下來讓乾爹繼續按摩。



當乾爹的手開始摸到我大腿內側時,軟軟的沙發順著乾爹一上一下的按摩而起伏著,不知不覺一股熱流湧上胸口直達全身。漸漸地,我感覺到下體有東西流出來,心想:『噢!不要停!』我的大腿被乾爹按摩得欲火焚身,相信此時我的臉都早已通紅了。



此時乾爹可能已經查覺到我的變化了,他低頭問我:「阿妹,舒服嗎?」我直點頭:「嗯,舒服。」



乾爹一聽,手又往我大腿內側向上探去,每探高一些便問我:「推這裡舒服嗎?」



天哪!我全身欲火在猛烈地狂燒著,沒想到竟然被乾爹按摩會讓性欲大發,頓時已經不顧自己和乾爹的關係了,我淫蕩地發出:「嗯……嗯……」的低吟。

乾爹見狀又低頭對我說:「阿妹,舒服嗎?」我又直點頭。



乾爹說:「舒服的話就叫出來沒關係,我們是父女,又不是別人。」



在客廳的林叔叔和陳大哥以及吳叔叔,他們還在聊天聊得很大聲,顯然他們並沒有發現我現在淫蕩的樣子,因為他們說話的聲音很大,加上電視機的聲音,所以一時還沒發現吧?



乾爹也發現其它人並沒有注意到我們兩個人,於是動作更大膽起來,手越來越往我大腿內側的上面摸去,最後,乾爹的手撥開我的內褲後直搗我的陰穴,一隻手指頭輕輕弄我的陰唇,天哪!我已經全身又麻又酥了起來,淫水早已犯濫成災了!



乾爹用中指摩擦我的陰核,無名指和小指慢慢地直搗我的陰穴!天哪!我從來沒這麼快感過。乾爹長期幫人家推拿的關係,他的手指又粗又大,被乾爹的兩根手指頭這麼一進一出的摩擦,加上陰核不斷地被乾爹的中指摩擦著,簡直高潮到了極點。



接著,乾爹另一隻手偷偷地伸進我的乳罩中,輕輕摸著我的乳頭,這使我再也顧不得在場有四個男人了,終於不斷發浪的叫著:「嗯……嗯……」我已經忍不住叫出聲來,從「嗯……嗯……」變成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淫蕩得再也不管什麼了!此時我的意志越來越薄弱了,竟然產生一種想被乾爹大幹一場的幻想!我好想把手伸到後面抓著乾爹那根肉棒!



而乾爹也感覺到了我現在的需要,他又低著頭告訴我:「我們去房間,我同事都在看著妳呢!」這時,我才感覺非常羞恥,於是馬上起身進了房間,乾爹跟了進來。



一進房間,乾爹便急急地脫掉了我的洋裝,我一絲不掛的站在乾爹面前,任由乾爹全身撫摸。雖然乾爹的老態讓我心中感到很噁心,但此時被乾爹弄得全身發浪,生理需要讓我顧不得那麼多感受了。



乾爹把我推到床上,脫掉了他身上的衣服,把我整個人壓在下面,繼續按摩我,只是剛才在客廳只按摩背部和下體,進了房門就方便許多,他可以盡情地按摩我的前面。



乾爹趴在我上面,又揉又捏又吸著我兩個敏感的乳房,此時我的乳房和乳頭早已開始變脹、變硬……接著乾爹改變姿勢跪在床邊,然後把我一絲不掛的身體往床緣邊拉下來,讓我的上半身在床上,下半身在床下,他撥開我的雙腿,跪在地上用舌頭輕輕地舔弄我的陰核,還不時將舌頭插入陰道裡攪弄著。



我真的不想讓乾爹幹,這樣以後我怎麼做人啊?心中雖然這麼想著,但是生理的需求卻讓我失去了理智,竟然一直期待著乾爹快拉出他那一根熱熱的肉棒,然後狠狠地往我淫穴裡幹下去!噢!是的,此時我只想被幹,不管跪在我大腿內側那正又吸又舔我熱滾滾陰穴的舌頭是誰的,此時,我只想被狠狠地幹一場!

「來吧!乾爹,快來幹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騷穴完全崩潰了!」乾爹的雙手並沒有閑著,繼續搓揉著我的乳頭。

「啊……啊……不要停!乾爹,不要停!」我失態的叫著,感覺得到我的淫穴中已經淫水波濤洶湧的直流,但是乾爹那根肉棒還沒有動靜,春心蕩漾的我已經接近瘋狂了!我越叫越大聲,也顧不得客廳裡那三個乾爹的男同事,林叔叔和陳大哥以及吳叔叔他們是否聽到我發浪的淫叫聲了。



「乾爹,快~~我要!我再也忍不住了!」



乾爹很壞!他明知道我要他幹我,可是卻問我:「阿妹,妳要什麼?說!」

「乾爹,你好壞!」我答著。



乾爹從地上站起來,用他那又粗又大的手抱著我的腰說:「快!說,妳要什麼?告訴乾爹,我們是父女,沒什麼不能說的啊!快說!我的小公主,妳不說,我要出去和我同事聊天了哦!」



「乾爹,你好壞!人家……人家……人家想要嘛~~」我發嗲的小聲說著。

「想要什麼啊?說啦~~」乾爹捉到我現在的弱點,知道我現在欲火正在狂燒著,直逼著我說出我想要被他幹的話來。



「人家……人家好癢啦~~乾爹……」我只好求乾爹了。



乾爹見狀還不罷手,他接著問我:「阿妹,妳哪裡癢?要乾爹用什麼幫妳止癢呢?」



「乾爹,你真的好壞!人家下麵癢啦!」



「這裡嗎?」乾爹又用手指攪弄我的小騷穴的問著我,我直直點頭。



「啊……啊……啊……啊……好舒服……別弄了!啊……別停,我快死了!啊……」我再次高潮的受不了。



「阿妹,說求求乾爹快幹我!不說我真的要開門出去了哦!」乾爹輕輕的對我說。他要我說出:「求求乾爹快幹我!」



乾爹說完把臉貼向我的乳房中間,兩隻手用力把我的乳房擠到他的嘴巴裡,粗暴的吸吮著我又熱又硬的乳頭,我快要癱瘓了!



「啊……啊……啊……乾爹,我快要死了~~求求你快幹我!用力地幹我!快!快……」現在我只想被幹!和誰都行,我已經發瘋了。



「乾爹,快!快插我!求求你!乾爹~~」我現在騷得像一條發浪的母狗。

「啊……啊……啊……啊……啊……啊……啊……求求乾爹快幹我!啊……啊……啊……啊……啊……啊……」



我剛說完,就聽到「噗嗤」一聲,乾爹的大陰莖用力插進我淫穴了!



「啊~~」我大叫了出來。剛剛被玩了那麼久,現在真的被幹了,簡直就是上天一樣。



「啊……好舒服!不要停!用力……啊……乾爹,用力插我,我快死了……啊~~啊~~啊~~啊~~乾爹,用力!用力一點插我!幹我!快!再快一點!乾爹~~」我發瘋似的語無倫次的淫叫聲越叫越大聲,再也顧不得被客廳那三個男人聽到了,反倒心裡還有一種欲望,希望他們聽到我此時淫蕩的叫春,天哪!我淫蕩得就像一個娼妓!



「幹死妳!啊……阿妹,妳好會夾,好緊,啊……」乾爹爽到不行了!

「阿妹,乾爹想要幹妳一輩子!好爽啊~~要射了!我不行了……啊~~」乾爹大叫一聲,買單了!但是,此時的我還要更多。



「人家還要嘛!人家還要嘛!乾爹~~乾爹~~」我發嗲的拉著乾爹搖來搖去,但是顯然的,乾爹已經不行了,累得說不出話來。



乾爹累得趴在我身上休息,不管我苦苦的哀求著他起來再幹我。幾分鐘後乾爹起身穿好衣服,說:「阿妹,乾爹老了,不行囉~~下一次吧!來,起來,穿好衣服出去,客廳裡還有同事呢!不能一直丟下他們不管吧?」



乾爹穿好衣服便打開房門出去,不料當乾爹打開房門時,正好撞上他三個同事。原來他們三個男人早就站在房間門外偷偷的聽我們大戰的聲音,而且,我還沒把衣服穿上,全身仍是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發浪,這個樣子全被他們三個男人看得一清二楚,我覺得好丟臉!都快羞恥死了!



乾爹看到林叔叔和陳大哥以及吳叔叔三個男同事站在門外,便大聲罵他們:「你們在幹什麼?去去去!去客廳泡茶去!」然後把我的房門關了起來。



「哇!老劉,你真行!連你乾女兒都上了!你還行嗎?哈哈哈……」我聽到客廳中的三個乾爹的同事在取笑我乾爹,這時我更不敢開門出去,打算等他們都走了再出去,我想以後我再也不敢見到乾爹的這三個男同事了



我躲在房間裡不敢出去客廳,就躺在床上休息,不知不覺的睡著了,門也忘了上鎖。



不知過了多久,睡夢中我隱約感覺有人進來,並且正在摸我赤裸裸的身體,下體感覺有一股暖流在滾著……潛意識裡,我以為乾爹又進來了。我淫穴的騷動把我從睡夢中喚醒,但我沒張開眼睛,靜靜享受這一股被玩弄的快感,並高潮不斷,我不時興奮地「嗯……嗯……」的呻吟。



接著,有舌頭正在舔弄我的陰唇,接著舔著陰核,舌尖還不時地插進去我的淫穴,「啊……啊……啊……啊……」我爽到不時發出淫蕩的浪叫聲。正當我在發浪時,我的乳房漲得快爆炸了!因為我的兩個乳頭正在享受被吸吮的快感。

我繼續閉著眼睛發浪地叫:「啊……啊……啊……啊……啊……別這樣……好舒服,別弄了,啊……別停!啊……啊……啊……啊……啊……啊……」

接著,有一舌頭伸進我張著的嘴巴,吸吮著我發蕩的舌頭,我全身都酥麻了起來,想起身卻動不了,張開眼睛一看!「啊~~」我的天哪!怎麼連林叔叔、陳大哥、吳叔叔也在我房間?



「噢!不要!乾爹,不要!你叫他們都出去!」只見乾爹色迷迷地看著我而不理會我的哀求。我想反抗,但是他們按著我的身體使我無法起來,兩張嘴更用力地吸吮著我左右兩個乳頭。



吸我左邊乳頭的是五十二歲的吳叔叔,吸右邊乳頭的是四十四歲的林叔叔,他們時而輕咬著我發漲的乳頭,時而用力地吸吮著乳房,把整個乳頭緊緊地吸住了又吐出來,吐出來又咬幾下,然後又猛力地吸吮著!



乾爹吸吮我的舌頭後,輕輕在我耳邊低語的問:「阿妹,這樣妳不是更舒服嗎?」



「噢!不要!乾爹,你叫他們出去好不好?」我再度懇求著。



而此時,三十一歲的陳大哥,他正在努力地舔弄我的陰唇、陰核和小穴,兩手並在我光滑的大腿上遊走,我想反抗,但生理需求讓我無法反抗,我整個人都麻了!



天哪!原來我剛才會那麼舒服,是有四個男人在猥褻著我,雖然很難為情,也有點噁心,但是同時被四個男人八隻手聯合的猥褻著,竟會有這麼難以形容的快感!我肯定這輩子從來沒這麼高潮過!



「啊……啊……啊……啊……乾爹,別這樣,別弄了,啊……別停!啊……啊……啊……啊……啊……啊……」這比起剛才被乾爹一個人撫摸的感覺好上千萬倍!天哪~~讓時間一直停留在這四個男人的蹂躪中吧!



「啊……啊……啊……啊……」我的叫聲更大大激起了男人們的獸性,胯下的陳大哥見我這時發浪的淫叫聲越來越大,他把兩根手指插進我的陰道,並吸吮著我的陰核、陰唇,我舒服得不知道怎麼辦,連叫都叫得都語無倫次。



「啊……啊……啊……啊……陳大哥,別……別……別停……啊……啊……啊……啊……林叔叔,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吳叔叔……啊……啊……啊……啊……啊……啊……再用力一點吸~~啊……啊……啊……啊……啊……啊……咬我乳頭啊……啊……啊……啊……啊……啊……陳大哥……啊……啊……啊……啊……啊……啊……陳大哥!舔……啊……啊……啊……陳大哥啊……啊……啊……啊……啊……啊……陳大哥……舔快一點……啊……啊……啊……啊……啊……陳大哥!舔進去一點……啊……啊……啊……啊……啊……啊……陳大哥……林叔叔……吳叔叔……乾爹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啦……啊……啊……啊……啊……啊……」我語無倫次地叫喚著正在蹂躝我赤裸裸肉體的三個男人。



乾爹又在我耳邊輕聲的問:「還要叫他們出去嗎?」我直直點頭又搖頭。

「啊……啊……啊……啊……我要死了!我快要死了!啊……啊……啊……啊……別停啊……好舒服,幹我吧,要死了……你們快幹我!幹我~~用你們的大雞巴插……啊……啊……插我的小騷穴!快插我!幹我!」四個男人強烈的刺激讓我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啊……啊……」我只能本能地大叫著。



我的乳房越來越漲,乳頭被吸又咬得越來越硬,淫穴經不起不斷地被吸、被舔,使得淫水直流出來的高潮不斷,我被舔、被咬、被吸吮得春心蕩漾!淫蕩得完全崩潰了!原來被四個男人一起玩弄肉體的感覺是如此的興奮!真是個淫蕩的一天!



我空前絕後地沈倫在色欲中任四匹野獸蹂躪著,而我正貪婪於這既亂倫又雜交的淫亂快感中不可自拔地叫著:「啊……啊……啊……啊……啊……乾爹,幹我!求求你!啊……啊……啊……陳大哥,幹我!啊……啊……啊……插我!幹我!吳叔叔,幹我!啊……啊……啊……幹我!幹我!快!快幹我!林叔叔,幹我!啊……啊……啊……幹我!幹我!我要……啊……啊……啊……我要雞巴幹我……啊……啊……啊……」



我的哀求聲,讓他們更賣力地含著我的乳頭吸著、咬著,舔淫穴的也更加急速。



「我真的快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別停啊……好舒服,幹我吧!要死了!我受不了啦!快幹我!用力地插我的淫穴!求求你們幹我……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四個男人用手、用舌頭繼續玩弄著我身體上每一寸肌膚,吸我、咬我、舔我,我近乎瘋狂地抓起乾爹的大雞巴要往自己的淫穴裡插下去,但是陳大哥的舌頭填滿了我的淫穴不放,而乾爹的雞巴此時也還沒硬起來。



「吳叔叔!林叔叔!陳大哥!求求你們!我受不了啦~~快幹我!快插我!快!用力地插我!幹我!我要死了!乾爹的雞巴不行……」我改為哀求吳叔叔和林叔叔以及陳大哥,但是他們仍然繼續玩弄著我的肉體,讓我苦苦哀求,他們也沒用雞巴來幹我。我越來越貪婪,淫蕩得比妓女還要淫蕩!



四個男人輸流吸吮著我的乳頭、舔我的淫穴……就是沒人幹我,我淫蕩的肉體全身發燙。我接連一次高潮又一次高潮,興奮到癱瘓了,但是乾爹和他那三個色迷迷的男同事並不打算放過我,繼續蹂躝我欲求無止的肉體。



乾爹和他那三個男同事各自換了位置,他們把我赤裸的身體扶起來,讓我坐在電腦椅子上,原本吮舔我淫穴的陳大哥換到我乳房的右邊,乾爹換到我乳房的左邊,吳叔叔和林叔叔則把我的大腿拉開成八字型,跪在我陰穴下麵,吳叔叔靠左腿,林叔叔靠右腿。



他們就位後,第一個動手抓住我手的是陳大哥,他把我的右手擡起來勾在他的脖子上,乳房左邊的乾爹也做了和陳大哥一樣的動作,我的左右手都被擡起來分別勾在乾爹和陳大哥的脖子上。



就位後的乾爹和陳大哥首先吸吮著我的乳頭,他們時而輕輕的咬、時而用力地吸吮,「嗯……嗯……嗯……嗯……」漸漸地,我滾燙的肉體再度狂野的發浪起來,「啊……啊……啊……啊……啊……」我再度舒服得忍不住地叫著。

接著跪在我左腿的吳叔叔也沒閑著,他開始用滾燙的熱舌頭舔著我的陰核、陰唇,「啊……啊……啊……啊……啊……啊……」我全身的血液正澎湃洶湧。

而腿下右邊的林叔叔以雙手將我的雙腿拉開固定以,防止我過度興奮而夾在一起。吳叔叔的舌頭上下遊走于我的陰核與陰唇間,分不清是吳叔叔的口水還是我的淫水,只感覺陰穴裡水流直下……



「啊……啊……啊……啊……啊……」在這大白天的下午,在這寂靜的社區中,我的淫叫聲起起落落,打擾了清靜鄰居的安寧。



乾爹與陳大哥吸著我的乳頭不放,一個吸吮時,另一個則輕輕咬著乳頭,有時兩個人的動作同步,同時大力吸吮我隆起的乳頭,或同時又咬又舔著我漲得血管通紅的乳房,似乎他們看清了我的內心正被乾柴烈火的淫欲渴望包圍。



「啊……啊……啊……啊……啊……」我淫亂的叫聲在寂靜的社區中揚起,我沈溺於四個性經驗豐富的男人淫亂中無法自拔。兩個技術高人一等的中年男子正一起吸吮、舔弄著我發燙髮漲的陰穴,兩根滾燙的舌頭一前一後、一進一退、一上又一下地換來換去遊走在我永無休止的性欲中最敏感的淫穴間。



他們時而輪流舔吮我的陰唇及陰核,時而兩根舌頭同時剌激著我的淫穴,當兩根舌頭要同時舔弄我的淫穴時,強壯的林叔叔便把我的雙腿擡得高高的,林叔叔將舌頭抵住我的屁眼一前一後的抽送著,而吳叔叔則用手撥開我的淫穴,他的舌頭從我陰道前面又舔又吸又玩的挑弄著我的陰唇,當吳叔叔撥開我的淫穴擡起頭時,就讓林叔叔的舌頭伸進去淫穴中上下抽插著。



「啊……啊……啊……啊……啊……」我肯定這是今生最享用的一次性欲。

「啊……啊……啊……啊……啊……不要停!林叔叔……啊……啊……癢得受不了啦!啊……啊……啊……吳叔叔……啊……啊……啊……啊……啊……乾爹,吳大哥,用力咬我乳頭!吸我乳頭!啊……啊……啊……啊……啊……」我興奮的程度簡直心臟要停止跳動,興奮到屁股也抽筋了!



當林叔叔的舌頭插進陰穴裡前後左右地探索著我膨脹的陰壁,吳叔叔舌頭則急促地上下舔弄著我的陰唇,加上兩個充血的乳房被陳大哥和乾爹又吸又咬的,讓我有如神仙般飛了起來,如果因此而爽死了,我也想繼續在陰間爽下去。

乾爹和吳叔叔可能因為已經上了年紀,五十多歲的老年人可能雞巴也很不好使了吧?乾爹先前和我做愛已經射了一次,現在他一點動靜都沒有,但是年輕的陳大哥的雞巴已經硬得像石頭一樣了,他開始有了動作。



原本還在舔我淫穴的吳叔叔和林叔叔此時站起來,讓陳大哥接手,陳大哥走過來將我的雙腿擡高,用他那又熱又燙的舌頭激烈地舔舐著我早已淫水直流的陰穴,「啊……啊……啊……啊……啊……」我再度興奮得無法控制地淫叫著。

「啊……啊……啊……啊……啊……陳大哥!我要!快!快幹我!求求你!幹我!幹我!」我快經不起陳大哥淫亂的舌功一陣陣的撩動了。終於,「噗嗤」一聲,陳大哥用他那至少有二十公分的又粗又長大陰莖用力插進了我的淫穴。

「啊!」我爽到大叫了一聲,像被一把利刀刺進肌膚裡一樣。陳大哥肥大的雞巴猛力地抽插著我的淫穴,時而快速抽送,時而緩慢地用龜頭磨擦著陰唇,讓我高潮叠起。



「啊……啊……啊……啊……啊……陳大哥!幹死我!用力幹死我!啊……啊……啊……啊……啊……陳大哥……幹我!用力幹我……啊……啊……啊……啊……啊……」



正當我興奮得無法制止的同時,乾爹和吳叔叔以及林叔叔也正忙著吸吮我的乳頭,有人吸吮乳房,又人咬我乳頭,有人吻我脖子、吸我舌頭,有時又有人把雞巴塞進我的嘴巴裡。我使力地吸吮著塞進我嘴巴的雞巴,分不清雞巴是誰的,我也不管是誰的雞巴了,只要塞進來的就照單全收。



而此時,乾爹的雞巴硬了起來,四個男人的雞巴都硬了,我的嘴巴和兩隻手都沒閑著。他們六隻手在搓著我的乳頭和乳房,我嘴巴裡的雞巴不時在更換,有時是乾爹的,有時是吳叔叔的,有時是林叔叔的,我的淫叫也從「啊……啊……啊……」變成「嗯……嗯……嗯……」的叫聲。



三十一歲的陳大哥功夫真是一流,他用那超過二十公分的肥大雞巴使力地幹我,讓我爽得無比銷魂,淫水不斷地流,這是史上女人最幸福的時刻!我十分滿足于陳大哥的抽插技術,他的大雞巴每次插入都直達花心,讓我達到無數次的高潮,而永無休止的興奮充滿了我全身肉體。



一場毫無禁忌的性愛淫亂遊戲正在這寧靜的社區中展開,我的淫叫聲沈倫在四個男人的蹂躝中竟然如此的興奮不已,希望這場淫亂的遊戲永遠不要停止,這讓我沈溺在欲仙欲死的高潮中,我完全忘了少女的貞節,只想要性交。



乾爹經不起我的舌功,終於射精了,他把精液射在我的臉上,我一一舔光他的精液。接下來換陳大哥也射了,他把大雞巴拔出來射精在我的陰毛上,並用手抹著他濃濁的精液。



此時的吳叔叔和林叔叔還沒射精,吳叔叔接下陳大哥的位置,接著用他那也不算小的雞巴使力地插進我那淫水汪汪的淫穴裡,「啊……啊……啊……啊……啊……」我再度沈倫在吳叔叔的抽送中。



淫水太多了,我的淫穴在吳叔叔的抽插下不斷發出「噗嗤、噗嗤」的響聲,而陳大哥和乾爹則繼續吸吮著我的乳頭,又吸又咬的,叫我興奮得快要死掉了!

「啊……啊……啊……啊……啊……不要停!用力地幹我!用力地吸我、咬我……啊……啊……啊……啊……啊……我快要死了啦……啊……啊……啊……啊……啊……再插快一點……啊……啊……啊……啊……啊……啊……再用力一點吸我的乳頭……啊……啊……啊……啊……啊……啊……」



林叔叔也來到我的腿間,他和吳叔叔一起輪流幹我,一個拔出來,另一個又往淫穴裡猛力地插進去,在兩根雞巴的輪番操弄下,爽到我快要死去了!



「啊……啊……啊……啊……啊……用力!再用力地幹我!咬我!幹死我!快!快一點!幹快點……啊……啊……啊……啊……」我興奮的淫叫聲肯定整個寧靜的社區鄰居都聽到了,但我不管那麼多了,我要他們不停地用力幹我!

「啊……啊……啊……啊……啊……快……快一點……啊……啊……啊……啊……啊……用力一點幹我……啊……啊……啊……啊……啊……幹死我吧……啊……啊……啊……我要你們……啊……啊……一起把我幹死……啊……啊……啊……啊……啊……啊……」



胯下的吳叔叔和林叔叔兩根肉棒輪流抽插著我的淫穴,已經讓我全身血液滾燙,兩個乳頭又被乾爹和陳大哥的嘴巴又咬又吸吮的,這種被四個男人輪奸的肉欲興奮更讓我達到無法形容的高潮,但是我還想要更激烈的剌激感。



淫蕩無比的我,肯定現在是全臺灣最不知羞恥又最淫蕩的淫娃,我百無禁忌地繼續我的淫叫,這淫叫是自然的生理反應,我叫得越大聲便越感到高潮叠起。

「啊……啊……啊……啊……啊……啊……吳叔叔、林叔叔,不要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啦!啊……啊……啊……啊……啊……啊……幹我!幹我!幹我!繼續用力幹我!啊……啊……好舒服喔……啊……啊……啊……啊……」我就這樣沈溺于四個男人的姦淫中。



到了下午四點多,我終於整個人都癱瘓了,經歷了無數次高潮,累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迷迷糊糊地睡著了。醒來時已經是半夜二點多,房間裡暗暗的沒有燈光,我起床打開燈,乾爹和他那三個男同事已經走了。



我一直在回想著:『難道這只是一場春夢嗎?』不!我醒來時全身赤裸,陰毛上、肚子上、乳房上,還有臉上都鋪滿了精液,這不是一場春夢,而是真正經歷過一場淫亂。而這全身的精液腥味在此時聞起來還真是噁心,我得先洗個澡。

洗完澡之後回到房間坐在電腦桌前,當我要打開電腦打算上網找人聊天時,看見電腦桌前放著一張紙條,我拿起來看寫的是什麼。



紙條上寫著:「阿妹,妳累得睡著了,我怎麼叫妳都叫不醒。我們回去了,晚上記得要吃東西哦!我買了一些吃的放在冰箱裡,妳起床時用微波的就可以吃了。乾爹留。」



看了乾爹留的字條,表示白天的那場淫亂是真實的,而不止是一場春夢。天哪!我竟然和乾爹和他那三個同事,吳叔叔、林叔叔還有陳大哥等一起群交!這下完了!以後叫我怎麼辦?怎麼再去面對乾爹和他們同事們呢?想到這兒,我的心情完全跌到了穀底。



回想起白天和他們四人做愛時自己的淫蕩表現,不禁臉又臊紅起來,於是,在我心中已經有了決定,從此以後再也不和他們見面了,否則我怎麼有臉面對乾爹他們呢?我的心情亂成一團。



打開MSN即時通,有幾個好友們還在線上,現在已經是半夜二點多,好友們大部份是學校的同學,但也有不少網路上認識的網友,網友中有一半是男性,從十幾歲到四、五十歲都有,他們來自全臺灣各地,也有來自香港、加洲、加拿大,還有日本等。網友的身份什麼都有,有學生、老師、退休軍人、工程師,還有一些失業的,以及做雜工的等等。



網友中,有一名叫工程師的男子,他正在線上,他是來自加拿大的西方男子,28歲,電腦工程師。臺灣此時半夜二點多,但與加拿大時差十六小時的關係,此時的加拿大是早上十點多,所以他在線上是正常的事。



工程師是百分百的蹓鳥族,每一次上線時,他都開視訊打手槍給我看,不管他是在他個人工作室時,或是他家中,每一次都會開視訊打手槍。當然,他一定也要求我開視訊給他看,他不是單純的想看我,而是想看我全身脫光光,表演自慰給他看以滿足他的色欲。



每一次在剛開始時我都不肯,但是經不起視訊那頭他那又肥又長的大雞巴的誘惑,看得我的淫穴直發騷起來,淫水每每一發不可收拾,所以我也自然而然地開視訊和他進行網路性愛遊戲。



工程師總是愛把他的大雞巴用鏡頭特寫,然後叫我用嘴巴靠著畫面中他的超大雞巴舔,為他進行網路空中口交,而他也興奮得很。網路這頭的我更是剌激無比,淫蕩的我總是隔著網路畫面和工程師相互猥褻著。

我不時地用自己的手掐著自己的乳頭,有時興奮到用雙手捧起乳房往自己嘴巴裡塞進去,然後用舌頭舔弄自己的乳房,甚至可以吸吮到乳頭。過於興奮時還不但用力吸自己的乳頭,還要咬上乳頭才會過癮,而工程師也會伸出舌頭在視訊鏡頭裡舔弄我的淫穴和乳頭,我也相同地回報他。



透過鏡頭,我不斷舔他那巨大無比的大雞巴,但我和工程師這樣還不夠,鏡頭這邊,我不斷地傳出:「啊……啊……啊……噢……NO……啊……啊……啊……NO……My……God……噢……NO……啊……啊……啊……啊……啊……啊……NO……MyGod……」的淫叫聲。



透過語音麥克風,我的淫叫聲時而中文時而英文,而工程師永遠只會叫:「Oh……Yes……MyGod……Good!」



真希望工程師能夠真實地出現在我眼前,被他那根超巨大的大雞巴幹下去一定爽死我!如果他現在就在我前面,我一定主動把自己的淫穴掰開,讓他用大雞巴抽插一番,可惜這只是奢想而已,無奈只能隔著網路淫樂。



我和工程師就這樣時常在網上對著鏡頭幹來幹去的互相手淫,雖然無法面對面地和工程師打真炮,但是這種感覺又別有一番快感。我相信,總有一天工程師會來臺灣找我幹炮。



工程師答應過我,他說總有一天會來臺灣找我,到時候一定要每天干我,幹到他回加拿大為止,並把精液射進我的淫穴裡。我每天都期待著這一天的到來,但是在工程師還沒來臺灣之前的今天,我卻被乾爹他們四個男人輪奸了一下午。
上一篇:亂1-2下一篇:姊夫同時幹了我跟姊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