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bxbx.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家庭乱伦 » 亂1-2

亂1-2

一個少年短褲脫到腿彎,從後背看,肩部劇烈的前後起伏。對面側躺,穿著粉色絲綢睡衣的的高貴美婦微笑著一手支在腦旁笑看著,毫不在意睡衣低胸的領口的春光大洩,像是在欣賞少年對著自己肥美胴體恬不知恥的手淫表演。



我擼動著自己粗壯的肉棒,看著眼前美少婦巨大柔軟的雪白奶子,想像著淩亂睡衣下嬌美的流水蜜穴,以低沈的嗓音粗喘著。不需要任何語言上的交流。



美麗的高貴婦人看著我如飢似渴又欲射無力的窘樣,美目流轉,調皮似的伸出一根纖細的手指到已經漲得紫紅發亮的龜頭上,馬眼已經流出了一些清亮的液體,輕輕的握住了一下硬到青筋畢露的可怖的碩大棒體,來自女人手心特有的滑軟觸感,讓已經下身憋得快要爆炸的我背部一陣觸電一樣的渾身發麻。



美豔的熟婦她不說話,只用小手把我的屌來擦。



她繼續把溢出的前列腺液仔細的塗抹在龜頭上,然後把沾滿我體液的食指當著我的面故意慢慢的拿起,居然是像AV女優一樣的將手指含在自己嘴裡,不停的用自己的舌頭攪拌著,摳挖著自己的口腔,甚至不管去擦拭嘴角流下的口水,用力的吸一口,發出「噗」的一聲,帶出一條細亮長絲,混合著唾液的手指在燈光下閃閃發亮!



這樣活生生的AV場景我覺得只在夢裡想像過。按照我的閱覽經驗,下一步就該是不停玩弄肉棒的性愛前戲了吧。



她略微低頭,張開小嘴慢慢的滴出一些晶瑩的口水,熟練的一遍遍塗在龜頭上,我知道這會起到潤滑作用,為了接下來可能過於快速的手部摩擦能給我帶來恰到好處的痛爽感,五指間還帶著精絲口水的細絲在我下身圍成一個環,故意放慢動作套動著,像是為了讓我先慢慢適應一下節奏。



另一隻女性小手也伸進自己裙下,滑過雪白肉感的大腿根,直入自己的小穴。食指和無名指大咧咧的掰開那兩瓣粉嫩的外陰唇,屁股微微擡起,中指毫無困難的滑入一個深邃的肉洞抽送著,像模仿做愛一樣的發出「咕嘰咕嘰」的羞人水聲。



即便這樣,她才滿足的仰首以左右手一致的頻率玩弄著自己下面的小嘴,下面的兩根手指帶出的水已經洇濕了一片床單,看起來糜爛至極!



如瀑的青絲灑在因為發情已經紅暈一片的胸部,混合著香膩的汗液貼在嫩白的脖頸上,媚眼半閉半張,眼角有些發潮似乎臨近流出快感的淚水,鼻翼微張,好像從身體深處發出的一陣陣夢囈般的呻吟,小嘴好像嘴片很乾似的不住伸出舌頭舔著紅嫩的嘴唇,那淫蕩投入的媚樣真讓人想好好激吻一番。



佳人在臥,一邊幫著自己手淫,一邊在我眼前毫不顧及自身形象的自慰。我卻得強忍著把她立刻摁倒在床上狠狠奸干的衝動,然而這樣只會讓束縛在陰莖根處的黑色橡皮筋勒的更緊,膨脹不得釋放的海綿體更加的發疼。



我不禁疼痛到難過的問:「真的要這樣才行嗎?媽媽。」



沈浸自慰快感中的美熟婦聽到「媽媽」這個詞不禁身體顫了一下,「我現在是在做夢嗎?媽媽。」



「你想它是夢就是的……寶貝……屬於你的白日夢。」



「可是我……」



「你不是喜歡媽咪的身子嗎,嗯?……可是寶貝你要知道,我們是母子……母子間是不能那樣的……如果寶貝真的和媽咪那樣做……」



「是亂倫不是嗎,媽咪…可是我漲的好難受啊。」我故意的握住套弄的小手,直起身來把紫紅發亮的龜頭伸到媽媽俏麗的臉龐前,對準著她的臉頰,這裡離她的鼻翼只有幾釐米距離,馬眼流出的發白的精亮液體,那種蓄勢已久的男根味道她應該聞的到有多麼濃厚。



那根飽受摧殘和不平等待遇的怒漲肉棒就在媽媽的眼前,腫成那樣還可憐巴巴的在根部被箍著一根可笑的皮筋,如此之近的距離她只要一伸舌尖就能舔的到。棒身顏色已經不再是正常的漲紅,而是青筋爆出的紅紫色,上面沾滿了白色泡沫狀的不明黏液,特別是根部套上的那根已經勒緊的黑色橡皮筋已變的發白,我記得我看過陰莖長時間充血會壞掉。



媽媽卻固執的把頭轉到一邊,另人失望的換上了一張教育兒子時充滿威嚴慈愛的母性神情,我卻好像看見她眼裡深處慾望的光芒一閃而過。



「那是為了鍛鍊寶貝的耐力啊,我的好寶貝……」



我真不知道她的寶貝是在說我還是讚美手心攥著的那根火燙棍狀物。



看見我撇嘴的不高興,媽媽又說:「好啦……好啦……寶貝乖……不生媽媽氣……媽媽會好好補償你的嘛……」說著彎腰跪在床上晃動著碩大的水滴型巨奶,故意放浪的像條蛇一樣的滑過來,扭動著柔若無骨的腰肢纏繞在我身上,大腿也很自然的用腿彎輕夾住我的腰,讓我動彈不得,母子倆以一個相對坐懷的姿勢貼在一起。



巨大柔軟的胸肉不住摩擦我的胸口,隔著絲綢睡衣的柔滑面料我也能感受到媽媽胸口的小突起的硬度變化,那已經發情變硬的粉嫩乳頭,惡作劇般的對刮著我的乳頭,媽媽把頭靠在我肩上微微的發出低沈的爽哼,我知道那裡也是男性的敏感點,但從沒敢想像過這樣的刺激引發的巨大快感。



上身肉貼肉的滑膩觸感,熟練的情慾挑逗,連帶著下身欲發不能的疼痛讓我不禁發出一聲野獸般的低吼,媽媽這樣的手段我還不做什麼嗎!



不顧一切的雙手用力抓住那兩團碩大柔軟的水滴狀奶球,觸摸一瞬間的舒服手感讓我更加獸慾高漲,瘋狂的把肉團揉在手心裡變幻著各種形狀。伸手就要摘掉下身的這個軟金箍圈,繼而盡情的把她壓在身下,享受貼在我身上的這具柔軟胴體,讓一切倫理道德都見鬼去吧!如果這是夢就讓我發洩乾淨再醒來。



剛拉開皮筋一絲縫隙,卻被一隻軟嫩的小手抓住,牽引著繼續摁在那巨大的肉球上,一張紅通通的櫻桃小嘴同時粘在我的嘴唇上,帶著含糊不清的口音:「寶貝不能這樣……你想讓媽媽以後不理你麼。」



我聽言只得痛苦的忍耐住動作,媽媽小巧的可愛舌頭卻已伸進我的口腔開始搗亂,挑動著我的舌頭,軟軟的舌尖刮著我的牙齒,像少女給情人安慰一樣認真的刷牙。



「這是來自媽媽的舌吻呦,寶貝喜歡麼?」



我沈迷在媽媽那個明顯口是心非的醉人舌吻裡,下身感覺像被包進了一團暖熱的柔滑,讓我虎軀一震,卻又一陣別樣刺激的舒爽。



我努力想睜眼看下,媽媽火熱發燙的濕唇不停卻落在我額頭眼角不停遊走的親吻,舌尖舔著我引以自戀遺傳自媽媽的長長睫毛,香香的口水,挑逗的舌尖堵在眼皮上滑行根本無法睜開。



包圍下身的那種感覺,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媽媽靈巧的纖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團絲襪,套在小手上的黑色的透明絲襪又套在棒身上,碩大的龜頭包皮再次一次次的被擼到最根部,絲襪和下身「噝噝」的輕擦,絲襪小手摩擦龜頭,是另一種滑膩的別樣刺激。圍繞著那根皮筋,絲襪小手溫柔的從睾丸開始揉搓著。



可愛的小貓嘴舔著我的耳朵垂,幾條垂下的發絲撩在我臉上一陣發癢。耳邊是來自自己母親媚惑的聲音:「媽媽的絲襪,喜歡嗎?」



長時間的刺激讓下體一直感覺一陣欲噴發的放鬆,為了媽媽的「耐力計劃」更為了男性的尊嚴,我一直咬緊牙堅持著。



另一隻安祿小手從根部開始,像我最喜歡偷看媽媽穿絲襪的動作一樣,動作輕柔的貼著莖身,把那根該死的皮筋慢慢的褪了上去,絲襪手繼續以我看不見的動作持續把玩著睾丸,像公園老爺爺轉核桃一樣在手裡捏著,偶爾還沿著褶皺的紋路用指尖輕輕的推著裡邊的小球。



「撲」一聲輕響,那該死的黑色皮筋終於出來了,早已充血卻一直被卡住的下身血液再次瘋狂的湧入陽根,莖身的漲大,我卻絲毫沒有高興的感覺。



那隻讓我既能享受絲襪觸感的同時又能感受媽媽手心的溫暖的恐怖玉手,這時動作已經開始不再輕緩,加速飛快的忙碌,上下忽快忽慢套弄著勃起的莖身,每次都仍把包皮褪到底再擼上去,同時也用虎口的軟肉照顧到每一寸稜起,讓我爽到大腦一片空白的精關接近大開。不知道原來媽媽的手交技巧這麼出神入化。



「還不射嗎,小壞蛋……出來的時候記得說聲……可以發洩在媽咪嘴裡哦。」



射媽媽嘴裡……射!……射到她嘴裡!……哦。



「我……要……快……不行了……」我強忍著爆射的快感,斷斷續續的說。



「寶貝現在還不行哦……」像是感覺到手裡肉棒不規律的跳動,媽媽警覺的小手一緊,兩指扣住了棒身不讓我就這樣輕鬆的洩精,同時放緩了頻率讓棒身受到的刺激減少。接著媽媽擡頭衝我一個勾人的媚笑,張開了小嘴,把頭埋在我兩腿間滿意的含住肉棒,用嘴吸吮著發出「咕嚕咕嚕」淫糜的聲音。媽媽的口交技術同樣太可怕,沒有5 秒鐘我就腰關一鬆,「媽……媽媽……我……不行了……要……射了」



媽媽聽言劇烈甩動的頭部動作放緩,垂落的發絲往耳後一別,含著我的肉棒淫蕩的看了我一眼,微微張開嘴,紅豔的櫻口、碎齒銀牙輕含著一根沾滿口水跟淫液紫黑髮亮的碩大棒身,前後仍緩慢的用嘴巴套弄著雞巴,媚眼如絲的看著我,那眼神像對我說「射進來……射進來……射進你最愛的媽媽嘴裡!」



無須忍耐!怒吼著,眼前一片燦爛的白光,把我的汙濁的男性精華全部發射出去!射進媽媽的嘴裡!



脊椎一股熱流前所未有的洶湧而下,這種刺激讓我不由的一陣顫哆,鬼使神差的抓了一把床單,入手處床單上一片溫熱,和斑駁而濕漉漉的黏滑,弄得手上也有些滑膩膩的,這熱度,這是媽媽剛才為我口交屁股坐的位置,那我手裡的,這些好多的水,都是媽媽的香汗和分泌出的淫液麼?



開始媽媽把我的肉棒深深的含在嘴裡,因為忍耐太久我射的太激烈,感覺射進了媽媽喉嚨的最深處,媽媽也像被嗆了一下,吐出來一些棒身,卻還死命的吸著我的龜頭,我的射精量實在太多,媽媽小小的口腔已經容納不下,嘴角流出了一些濃白色的精液,卻還用力的吸著臉頰向中間一緊一鬆的夾著都有些變形了。我忍著劇烈的快感輕撫著媽媽順滑的頭髮,像撫摸一隻乖巧的小貓咪一樣。媽媽也很受用的用眼神看了我一樣,那嬌媚的眼神像再說:「算你還有良心。」



快感一波一波的襲來讓我有些睏倦。



閉著眼睛,享受長時間的忍耐而最終得到的快感,輕撫著下身自己媽媽烏黑柔順的頭髮,戲耍的用手指纏繞著髮絲。



「色小明射了好多哦,這下舒服了吧,喜歡媽媽的服務嗎?還是,我們再來一次?」



我睜開乏累雙目的第一眼,卻看見一張壞壞媚笑的臉,張著小嘴,滿含著白花花的精液,臉上跟髮絲也沾著幾滴都被我噴射到的精液。但是,這張充滿淫慾的俏臉卻不是我熟悉的媽媽。「蕾蕾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