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bxbx.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家庭乱伦 » 我的快樂亂倫史

我的快樂亂倫史

? ? 其實從來沒想過會發生這種事情,但是它發生了,而且自己也樂在其中,而且樂此不疲。或許家中比較傳統,因此大人們對男女之間的處理就極爲保守。家中人口很簡單。老爸是公務員,錢少事少離家近。老媽是家管,閑時就到附近的成衣廠拿些半成品回來剪線頭,論件計酬。所以小時候也沒太多時間玩,沒事就得在家里幫忙剪線頭,貼補家用。因此那時候家境談不上富裕,不過也餓不死人就是了。



? ? 我排行老二,上有一個姐姐,下有一個妹妹。聽媽說本來是想再多生一個男孩子的,沒想到懷胎十月后冒出一個女孩。那反正生都生出來的,總不能再把她塞回去吧,就加減養吧。因此從小 妹妹就有點被忽視,並不是被照顧的很好,都長大了心理還是有點不平衡。她國中快畢業時,看起來還像是個國小 女生。那時媽媽就很擔心這樣下去怎麽得了,以后怎麽嫁得出去。不過后來事實證明媽媽是白擔心了,小妹上護校第一年就開始突飛猛進,我不是說功課,而是說臉蛋很清秀,身材變得像女人了,至少該突的都突了,皮膚也變得細嫩光滑,不像小時候那樣又乾又黑。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我的功勞,問過小妹她只是笑著我,這是后話。不過美中不足的是她還是那麽矮,號稱150公分,不過大家心知肚明,150是無條件進位取整數后的數字……



? ? 至於我姐,談到我姐我就覺得很愧疚。有很多事情的對錯不是絕對的,或許隨著時間流逝,而對錯互易。跟小妹不同,姐高大多了。當然不是身材魁梧,人高馬大。而是跟小妹比起來有著鮮明的對比。姐的身高跟我差不多,接近170公分(相較之下我好像蠻矮的),身材中等,長像也中等,不似小妹般好看。比較特殊的是姐的臀部很好看,又圓又翹,我不知一般人對臀部的審美觀是怎樣,至少我覺得很吸引我。上天對姐跟小妹是公平的,沒有偏袒誰。



? ? 我呢,長得既不高又不帥,資質平庸,口才笨拙,無過人之處。不過老天爺對我還是蠻好的。怎麽說呢,這也是后話



? ?



? ? 第一章 兒時點滴



? ?



? ? 我不知道一個男生到底怎樣才算是早熟或晚熟,只是在我國小還是低年級的時候對異性的身體就很感興趣。只是好奇,不帶任何淫念的,也不會興奮。



? ? 那時家里的臥室只有兩間,一個是我爸媽的大臥室,小妹跟他們一起睡。另一個小臥室是我跟姐睡。或許我爸媽認爲我們還小吧,理應不會有什麽問題,所以讓我們姐弟兩睡在一塊。后來才知道那時的我(大概國小三年級吧,姐大我三歲)不小了,姐更是長大了。



? ? 現代的人大概不會自己縫制內褲穿吧!都是買現成的,男生女生都一樣,華歌爾,宜而爽……但我小時候家里可都是“自制”的。我媽有部裁縫車,不是像現在用插電的,那時的裁縫車是用腳踩的,沒什麽花式車法,很簡單的構造。家里大至窗,桌斤,小至手帕,內衣褲,都出自我媽的巧手。既然是自制的,難免因簡而陋,談不上豪華,能穿就是了。



? ? 窗廉,桌巾沒什麽好談的,但內褲可就有很多文章了。現在想想是蠻好笑的,沒有松緊帶的內褲,寬寬松松的,褲腰用一條帶子串起來充當松緊帶。所以要脫褲子是很容易的,帶子一拉,褲子就掉下來了。很簡陋,但也讓我很方便,不管是脫我自己的,還是她們的……



? ? 我的亂倫曆史就是這樣子開始的,臥室的不夠加上寬松的內褲。剛開始是好奇,對異性的身體覺得好奇。不記得從什麽時候開始我發覺每晚跟我一起睡覺的姐可以滿足我的好奇心,尤其是夏天。因爲夏天衣服本來就穿很少,加上電風扇(我家可買不起冷氣機)吹出的風,我發覺姐寬松的內褲會隨著風搖擺。那是一個晚上我半夜尿急上完洗手間后回床上時發現的。



? ? 微弱的燈光下,姐的下體隱約可見。我就跪著扒在姐的大腿旁看了許久,也不敢動手去摸,就只是看著。直看到好想睡覺爲止,然后就又躺下去繼續睡了。



? ? 這是第一次看到姐的下體,沒有發生什麽事。其實說第一次也不對,因爲很小的時候我都是跟姐一起洗澡的,只是當時根本就不會有什麽感覺,也沒什麽印象。從此以后,就常常晚上睡覺時故意不睡著,等姐睡熟了后把電風扇對準,然后偷看姐的下體。沒想到看著看著居然看上瘾了,晚上睡覺變成的每天最期待的事。之后的一些變態的亂倫行爲或許就是在這段期間養成的也說不定每天看,但從來沒動過手就是了。也不知看了多久,慢慢的天氣變涼了,因爲冬天到了。當然冬天來了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但要命的是衣服越穿越多。原本姐都是穿裙子睡覺的(家里窮,沒有穿睡衣的習慣,反正不管白天穿什麽衣服,到了晚上依舊穿就寢),都開始穿長褲睡覺了。



? ? 這很不得了的,因爲我再也偷看不到了,偏偏看上瘾了。當然不看是不會死人的,只是會很想,然后會不好睡。幾天之后實在忍不住了,真的好想看姐的下體。於是決定動手了,動手把姐的長褲拉下來,這樣就又可以看得到了,我當時想。表面看這個決定好像只是爲了滿足我的好奇心,但很多事的發生就是由此開端。



? ? 當天晚上就在姐熟睡之后,開始我的行動。我們小孩子的褲子大多也是我媽做的,不過這個就有松緊帶的,穿在外頭的嘛,總不能太寒酸。有松緊帶就比較不好拉了,不過我還是很小心的用極慢的速度把姐的長褲拉下了。



? ? 拉下后(拉到大腿)發覺里面還有內褲,看這時姐的雙腿合著(褲子松緊帶的關系,張不開的),也沒電風扇吹了。怎麽辦了,只好一不做二不休,再把姐的內褲一並脫下。這內褲就好脫了,帶子一拉,就整個松開了,然后往下拉就很容易拉下來的,除了臀部外。



? ? 但是還看不到什麽,因爲姐的雙腿還是合著。不過我也不敢再往下拉了,因爲若要讓姐的雙腿張開的話除非是把褲子整個脫下來,這我可不敢。不過這樣已經夠好了,因爲已經有好多天沒看到姐的下體了。雖然連那條溝都只露出一點點,也心滿意足了。



? ? 這次我就不只是看了,反正脫都敢脫了,也就索性摸一下。於是就輕輕的碰一下姐的下體,然后慢慢的把手掌覆蓋在突起處輕輕摸著。軟軟的,細細的,溫溫的。當時我也沒什麽感覺,只知道摸到了。其實自己干嘛要摸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想摸,但摸完卻覺得沒什麽。



? ? 那時候才國小三年級,當然不會有什麽感覺,因爲那時根本連最基本的沖動與性欲都沒有,只爲了好奇。自從這次之后就很少再脫姐的褲子了,因爲好不容易把褲子脫下來后也不知道要干什麽。除了摸一摸,可是好像也沒什麽好摸的。然后又要費功夫再幫姐把褲子穿上,搞了老半天也不知道到底在干什麽。



? ? 一個冬天就這樣快過去了,好奇心並沒有消失,只是不想那麽麻煩。我自己也不知道姐到底知不知道我在偷脫她的褲子,不過心想應該沒有,因爲姐都沒有突然醒過來。



? ? 過完農曆年沒多久,終於有事情發生了。有天晚上媽說姐以后就去大臥室睡覺,換媽跟我睡。我一聽嚇了一大跳,心想是不是姐早知道我會偷脫她的褲子去跟媽講了,所以媽才不讓我繼續跟姐睡。



? ? 可是媽也沒講什麽,我當然也不敢問。只是覺得很奇怪,如果姐跟媽說了,那怎麽不是老爸來跟我睡,而卻是媽呢?



? ? 就這樣子我開始跟媽一起睡了,這段期間當然就學乖了,再好奇再膽大也不敢去脫媽的褲子。就這樣子平安無事過了兩年多。但人總是會長大,然后總是會被學校的同學帶壞。當天氣越來越熱,衣服就越穿越少,然后就會發生一些意外



? ?



? ? 第二章 媽的身體



? ?



? ? 終於夏天來了,這年的夏天與往年並沒有什麽不同,還是一樣的熱,熱得有點失控。



? ? 沒錯,事情終於失控了。



? ? 我想媽這時候還是認爲我只是小孩子,而且媽可能認爲我再怎樣也不會對自己的母親亂來吧!這時候我已經是六年級了,當然年紀變大跟人變邪惡並無關連,只是在學校里就是也些同學可以弄到一些小本的(現在叫A書)。大家傳來傳去,有時我們會將一本書拆成一頁一頁的,大家輪流看。看完第一頁后就開始找第二頁在誰那里。然后類推。有些人則是不分前后反正拿到那頁就看那頁,然后自行在腦子里把劇情連貫起來那時的A書比現在的好看多了,有劇情的,不像現在的A書沒有劇情,男女主角從頭干到尾。



? ? 我也就在這時候陰莖開始會勃起,也會打槍了,不過是怎麽學會打槍的倒沒什麽印象了。我想這樣應該不算早熟吧,很多同學都跟我一樣的。不過媽還是把我當做小孩子,沒想到這小孩子已經很邪惡了,很色了。



? ? 每天跟媽睡在一起心里面總覺得癢癢的,有時候躺在床上邊想著跟某個女生(通常是電視電影明星)做愛,一邊就輕輕的打起槍來了。不過這樣很不過瘾,因爲會害怕把媽吵醒,所以有時候就乾脆到浴室打,打完在回來睡。



? ? 慢慢的也不知怎麽回事,打槍時腦中幻想跟我做愛的女人居然是媽的臉孔了,也就是幻想跟媽做愛。現在想起來覺得很不可思議,但那時候好像覺得沒什麽,很自然,沒有罪惡感(現在還是沒有,我想我大概很變態)。而且幻想的頻率越來越高,到最后就只幻想跟媽做愛。



? ? 每天晚上就這樣躺在媽的旁邊,邊打槍邊幻想,但沒有過其他念頭。不過日子一天一天過,開始想做一些事了,至少想看看媽的身體了。



? ? 有一天晚上我決定要看看是否媽也像姐一樣能被我看到下體。我一上床就開始裝睡,沒多久媽也上床了。不知過了多久,我想媽應該熟睡了吧。於是我做一個大動作的翻身,故意去碰媽一下,然后觀察媽的反應。



? ? 媽一動也不動,我想媽已經睡得很熟了。我把電風扇對準角度,自己也調整的視線的角度,就等著看了。風是把媽的裙擺吹開了,也看到了媽的大腿跟內褲了,不過其它什麽也看不到,因爲媽的雙腳並不怎麽張開。



? ? 我不敢去搬動媽的腿,只好靜靜的等著看看媽會不會換姿勢。等了好久終於動了,結果媽翻了身,側臥了,這下什麽也看不到了。等得實在很累,就睡了。



? ? 第二天晚上就被我等到了,而且沒等多久。媽一上床就大八字躺著,直到熟睡。風吹著就如同姐一般,內褲被吹開來,於是我看到了媽的下體了。因爲只能從側一邊看進去,所以看到黑黑一片都是毛。不過這樣已經讓我夠興奮了,因爲以前看大姐的是沒有毛的。



? ? 從此每天晚上的例行公事就是偷看媽的下體,就如往常一般偷看姐的一樣。直到有一天有些不一樣的狀況。



? ? 這天跟往常一樣我裝睡,只是這天媽很晚才睡。我等了很久,都快真的睡著了。好不容易媽上床了,躺了下來還拉著小薄被蓋著。我覺得有點奇怪,等媽熟睡后我起身來看著媽,我不明白怎麽媽今天會蓋起被子來了。



? ? 不過我還是等,看看媽會不會踢被。運氣很好,或許真的天氣太悶熱吧,沒多久媽就踢被了,還把雙腳張得蠻開的。我一看真得傻了眼,原來媽沒穿內褲。整個下體一覽無遺的呈現在我面前。



? ? 頓時我的心跳得好快,腦子好像有點空白。我瞪著眼看了好久,因爲這次看到的不僅是毛,以前看不到的都看到了。大小陰唇,甚至都快看到屁眼了。我看得好仔細,因爲機會難得,媽不是天天都不穿內褲的。



? ? 看著看著,我就忍不住伸出手在媽的大腿上摸一下,媽沒反應。於是我放大膽子繼續往媽的下體摸,然后停留在媽的下體。我一直撫摸那個部位,感覺好興奮,弟弟都硬起來了



? ?



? ? 第三章 第一次接觸



? ?



? ? 從此以后只要家里沒人我就喜歡往媽的懷里鑽,表面上是撒驕,其實是吃媽的豆腐。當然媽也知道我在干什麽,只是不介意罷了。或許是把我當小孩子,或許是溺愛而不忍拒絕我這種行爲。不過后者的可能性大些,因爲我不只窩在媽的懷里,而根本就上下其手,亂摸一通。如果是前者的話,媽就錯了,因爲每次摸的時候我都會勃起,都會很興奮,每次摸完就會到浴室打槍。



? ? 就在媽的縱容之下,我越來越大膽了,慢慢的開始敢把手伸到衣服里面了。剛開始是手伸到衣服里隔著胸罩摸媽的胸部,或伸到裙子里隔著內褲摸媽的下體。不過我都是用試探的方式試探媽的容忍度,所以一開始都不會太過份。所以我並不是直接把手伸到媽的衣服里面摸媽的胸部,而是從肚子開始,如果媽沒反應,就再往上。



? ? 第一次把手伸進去的時候媽就馬上把我的手撥開,並且輕聲責備說不要亂來。但我從不把這種責備放在心上,只是不會再得寸進尺就是了。然后下次有機會再試看看。



? ? 不過家里只剩我和媽的機會不多,差不多一年之后才開始伸手進媽的裙子摸媽下體。剛開始只敢摸媽的大腿,而且第一次伸手進媽的裙子時還被媽敲一下頭,警告我不要亂來。當然我不會這樣就放棄,等下次有機會時在試看看。



? ? 不了解媽爲什麽那麽縱容我,而且我知道只要不太過份,太急進,其實就算第一次不行,第二次,第三次……媽總是會讓步的。這時媽應該不會再當我是小孩子吧,都快升國中了,連腿上都開始長腿毛了。



? ? 國小六年級國一的暑假的進展最快,因爲姐跟妹都在外婆家。白天家里只有我跟我媽,還有一些討厭的鄰居。當然這些鄰居三不五時就拿他們自家做的饅頭包子來我家的時候是不會討厭的,不過大部份時間他們是到我家串門子。每次來都可以待上一個上午或是一個下午,我媽就邊剪線頭邊跟他們聊。我當然要幫忙剪線頭,成爲理所當然的聽衆。然后東家長西家短,材米油鹽醬醋茶開門七件事,每天就盡聊這些。



? ? 因爲家里只有我跟媽,所以跟媽獨處的機會很多。我最喜歡每天中午睡午覺的時候,我總會到媽的房間跟媽一起睡。每次睡午覺我覺得很高興,因爲這時候媽就躺在床上任我摸。她也不會管我在干嘛,反正她睡她的。不過媽通常是讓我摸過瘾了才睡就是了。



? ? 到后來膽子越來越大了,索性把媽的衣服脫掉。剛開始媽不太願意,當我解扣子時媽總是把我的手推開,不過我還是繼續解。幾次之后媽也不理我了,就讓我解她上衣的扣子。解完扣子把衣服攤開來看到的是媽裸露的上半身,當然還有胸罩。我隔著胸罩摸了一陣子后覺得很不過瘾,於是把手硬伸進胸罩內。



? ? 這時媽還是沒反應,只是閉著眼睛躺著。我心想再過份反正媽頂多就是責備一下而已,於是心一狠,把媽胸罩的肩帶拉了下來,再把罩杯移開,於是媽整個乳房全露出來了。這時媽還是沒反應,我想媽是默許了。我輕輕撫摸著媽的乳房,同時一只手也開始往下移動。慢慢的移到了媽的小腹了,媽還是沒反應,我覺得很意外,但也沒想理會。我心想既然如此,把媽脫光吧。於是就把媽的裙子從裙擺慢慢拉上來,直拉到整個翻上來。一不做二不修,再把媽的內褲整個拉下來,拉到小腿。這時媽突然睜開眼睛,我嚇了一跳,心想媽生氣了,可能要發飙了。可是媽就只是張著眼睛看著我,也沒說話,臉上也沒什麽表情。結果我愣住了,不知道該怎麽辦。要繼續脫怕媽真的生氣了,打退堂鼓又覺得不甘心。



? ? 就這樣兩人乾瞪眼好幾分鍾,或者更久我也不知道,反正還不知道該怎麽辦就這樣杵著。然后媽又把眼睛閉上,我不知道爲什麽,但覺得媽好像不像在生氣。於是就繼續我得動作,我把媽小腿上的內褲整個脫下來,這時媽的腰部以下全都裸露了。白白細細的皮膚,陰毛很濃密。



? ? 我伸手摸了一下媽的大腿,媽震了一下。我繼續往上往內摸,摸媽的大腿內側,一直摸到媽大腿根處。這時我的手已經在媽的陰部了,我的心跳得好快,又是興奮,又怕媽突然生氣發飙。



? ? 我也不知道媽的容忍度到什麽程度,不過我想把媽身上剩下的衣物全部脫掉。裙子是松緊帶的,很容易脫。但胸罩就不知怎麽脫了,我拉來扯去的就是脫不下來。既然脫不下來也不乾脆不脫了。這時候我好興奮,陰莖完全勃起了。



我連自己的衣服也脫光,然后就壓在媽的身上。我覺得溫溫軟軟的,好舒服。我緊緊的抱著媽,把頭放在媽的肩膀。這時媽又睜開眼了,而且這次臉上的表情好像是很訝異的樣子,然后隨即就把我推離她的身體。我側臥在媽的旁邊,有點緊張,心想媽大概生氣了。



? ? 媽躺著側著頭注視我,我被媽看得有點心虛,不知道媽接下來會怎樣發飙。但媽卻慢慢的把目光往下移,我發覺媽是在看我的下體。這時緊張歸緊張,陰莖還是硬梆梆的翹著。然后媽開口說話了,媽說我的雞雞從什麽時候開始會變大的,我說從小學六年級就會了。媽注視著我說沒想到我長那麽大了。我不知道媽是說我長大了,還是指我的陰莖。



? ? 媽又注視著我,問我知不知道男女之間的事。我潛意識覺得媽是問我有關男女性方面的事,於是我把我知道的跟媽講,連在班上看A書都跟媽講。媽還問我A書都在寫些什麽,我也就把A書的劇情大略的跟媽講了。



? ? 結果我跟媽兩人就這樣裸著身體談了十幾分鍾。然后媽突然問了一句說剛剛我把她的衣服和我自己的衣服都脫光了,我是想做什麽。結果我脫口而出說我想跟媽做愛。媽聽了愣了一下,隨即又問爲什麽會有這種念頭。我就把我晚上打槍幻想跟媽做愛的事說給媽聽。媽又問我從什麽時候學會自慰的,我說國小六年級。



? ? 接下來忘了又談些什麽,只記得媽笑一笑閉上眼睛,然后我很興奮的翻身壓到媽身上抱著媽,陰莖壓在媽得陰阜上,我下身一直上下頂著,沒多久就射精了。



? ? 射完精我還是抱著媽,不過媽好像知道我射精了,就把我推下去。我低頭一看,我跟媽的小腹都是精液。媽說她要去洗澡,拿著她的衣服就出去了。我則躺在床上,因爲剛射完精有點想睡。過了不知道多久媽又進來,衣服都穿在身上了。媽把我搖醒叫我去洗澡,洗完再睡。我很想睡,不過還是去洗了,因爲小腹黏黏的也不大舒服。洗完穿好衣服回媽的房間,媽還沒睡著,媽叫我趕快睡覺,下午還有線頭要剪。



? ? 就這樣與媽發生了第一次的親蜜關系,雖然不是真正做愛,不過感覺跟媽變得很親近,肉體上的親近。而且之后媽對我的容忍度又提高了很多



? ?



? ? 第四章 再上一層樓



? ?



? ? 當晚睡覺時,我先進臥室。媽通常都是全家都睡了后才進臥室睡覺。等媽進臥室時我都快睡著了,不過我還是硬撐著,因爲想跟媽親熱。當媽進臥室時我閉著眼睛裝睡,媽看了以爲我睡著了,爬上床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



? ? 印象中媽好像從來沒有這樣親過我,或許很小的時候有過,但已不在記憶里了。我蠻訝異的,於是張開眼睛就親回去了,原本我也是想親媽的臉頰,但卻親到了媽的嘴唇了。



? ? 這下輪到媽嚇一跳,我自己也嚇一跳。不僅是嚇一跳,心里面還有一些難以形容的感覺,很想再親親媽,而且是那種真正的接吻。媽愣了一下后,沒說什麽,躺下來就準備睡了。我等媽躺好后,翻身抱住媽,然后嘴唇就往媽的嘴唇湊上去了。



? ? 那時我還沒有接吻的經驗,只在電視及電影上看過,也不知道什麽是法國式熱吻。我抱緊媽親了一下又一下,起初媽還有點掙扎,但我把媽抱得緊緊的,媽就不再掙扎了。



? ? 一直親到我過瘾爲止才放開媽,這時才發現其實媽也把我抱得緊緊的。我就這樣任媽抱著,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這一覺睡得很沈,清晨一早天都沒亮就醒來了。醒來之后繼續躺著,慢慢的腦子開始清醒了,不過也發覺下面弟弟硬梆梆的翹著。



? ? 這時習慣性的拉下褲子就打起槍來了,打著打著忽然間想到昨天白天發生的事,心想媽就睡在旁邊,干嘛要這樣打槍。於是先把自己的衣服脫光,然后開始脫媽的衣服。還沒脫完媽被吵醒了,醒來后發覺我在脫她衣服愣了一下,但沒說什麽,也沒有什麽抗拒。於是我繼續的脫。



? ? 結果又碰到同一個問題,就是媽的胸罩還是不會脫。媽看我手忙腳亂的,笑了一下,起身來自己脫掉了,這時我才知道原來胸罩的扣子是在后面,難怪我怎麽脫都脫不下來。



? ? 媽解下她的胸罩后又躺了下來,這時媽已經全裸了。我好興奮,馬上就翻身壓在媽的身上抱著媽,媽也環手抱著我。我就不想這麽快就射精,想多享受這種肌膚接觸的感覺。這次維持比較久,后來射出來了,又弄得媽跟我的小腹全是精液。



? ? 就這樣維持了十幾天,每天晚上都跟媽兩人光溜溜的抱著,直到我射精。有時候放假,白天又只有我跟媽在,若我又想,我就拉著媽進臥室。直到媽的MC來時。那晚她不願我脫她衣服,也不喜歡我抱她。那時我對MC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女人在這期間下體會流血。



? ? 第一次媽MC來時那天晚上睡覺前我照例先脫了自己的衣服,然后脫媽的衣服。但媽把我的手撥開叫我不要脫,並且跟我講她MC來了,也稍微解釋什麽是MC。其實我也聽不大懂,不過媽的下體流血,我也就不敢怎樣了。



? ? 不過問題還是在,我還是性致勃勃。我坐在床上握著堅挺的陰莖問媽這要怎麽辦,媽笑著說就自己自慰呀。媽還說從來就沒看過我自慰,剛好讓她看一看。於是我就坐在床上自慰起來。我在自慰時一直看著媽,媽則是目不轉睛的看著我的弟弟。



? ? 我越打越快,打得手好酸,但就是出不來,大概是我人在旁邊看不習慣。后來實在不行了,手太酸了,只好停下來休息。媽看我停下來了很奇怪的就問怎麽了,我說手很酸,媽聽了大概覺得很好笑,一直笑個不停。



? ? 這時我突然想到A書上的吹喇叭,於是就跟媽說,要媽給我吹。媽聽了有點驚訝,她說她聽人家說過,可是她從來沒做過。我要求媽做,但媽不肯,我問媽是不是覺得髒,她說是不好意思。因爲要做媽的把兒子的陰莖含在嘴里吸吮覺得很難爲情。



? ? 於是我退而求其次,要媽幫我打手槍。媽頓了一下子,點點頭說好。我躺了下來,然后媽就坐在我腰部旁邊,手握著我的陰莖開始打起來了。跟自己打的差很多,舒服多了,不過有時候角度不對會有點痛。痛的時候我就告訴媽,慢慢的媽就打得很順了。真的很舒服,媽還一面打一面問我會不會太慢或太快,太慢或太快要跟她講,我告訴媽要慢點,因爲我不想太快射精。於是媽放慢速度,我則注視著媽靜靜的享受。媽邊打邊告訴我說我的弟弟很大,我不知道到底怎樣才算大,也就沒有答話。媽又問我舒不舒服,我說真舒服。的確我是很舒服,比自己打舒服太多了。



? ? 慢慢的我開始忍不住了,我要媽打快一點。於是媽加快速度,不停的上下套動,沒多久就射出來了,而且射了好多。媽的衣服還有我的臉也有被噴到,幫我打槍的那只手也沾到好。



? ? 媽拿了張衛生紙幫我擦一擦,再把自己也擦一擦,然后就起身到浴室清理了。我躺在床上,媽還沒回來我已經睡著了。



? ? 就這樣子,平常時就跟媽赤裸相擁,然后用弟弟摩擦媽的大腿或把媽翻身讓媽趴臥,在媽的屁股上磨擦,直到射精。如果MC來了,媽就幫我打手槍。雖然媽每次MC來時我都要求媽給我吹喇叭,但媽始終不願意。不過我也沒給媽口交過,雖然我幾乎親遍的媽的身體。



? ? 媽興致來時也會把我從頭親到腳,但就是會跳過陰莖。跟媽的接吻慢慢的有進步,剛開始時媽是緊閉雙唇,只讓我親她的嘴唇。但慢慢的媽放開來了,不但會張開雙唇,還教我法國式熱吻,也就是將舌頭伸進對方口中。我很喜歡這樣接吻,只要有跟媽獨處的機會,我總會抱著媽長吻。



? ? 所以不管是什麽時候,只要家里只剩我們兩個,我就趕緊跟媽親熱一下。不管是媽正在煮飯,或媽正在拖地板,都可以親熱。甚至家里有其他人在都會在別人不注意的時候親熱。媽很喜歡幫我打槍,這並不是她不喜歡我在她身上摩擦射精,而是喜歡握著我的陰莖,感覺它的粗大灼熱。



? ? 其實並不是單是我在媽身上發性欲,有時候媽也會因爲我的親吻及撫摸而達到高潮。媽很喜歡我親吻她的乳房,撫摸她的下體。媽的下體很容易濕,有時連摸都還沒摸,只是親吻而已都會濕。不過不是A書所形容的濕得一蹋糊塗,只是下體部位了。



? ? 如果正逢她MC來臨之前幾天,而且我親吻愛撫得夠久,媽就會有高潮。其間我也曾要求跟媽真的做愛,媽也不肯。頂多能讓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部摩擦,好幾次想來硬的就插進去,可是每次總被媽阻擋住。而且媽也不準我在她的下體及其周遭射精,那時我心想媽可能嫌髒。后來我終於知道原因了,因爲媽沒有在避孕,所以怕懷孕。



? ? 好幾次要求媽幫我吹喇叭,媽始終不肯。我問媽要怎樣媽才肯,媽總是說以后再說。天知道以后是指什麽時候。最后我決定我先幫媽口交。一天晚上,媽洗完澡上床睡覺,我們就如同往常一樣,倆人嘻嘻哈哈,邊玩邊脫對方的衣服,直到脫光。脫光后我讓媽躺平,然后開始撫摸親吻。



? ? 我從臉一路親吻下來,媽發出輕微的呻吟聲。直親到小腹后我把媽的雙腿拉開,這時媽的淫水已經流出來了,我沒想那麽多,直接舔媽的下體。第一個感覺是覺得鹹鹹的,滑滑的。那時我也不知道什麽大小陰唇,陰蒂,反正就是整的陰部到處舔。媽被我這突來的舉動嚇了一跳,但隨即呻吟起來。



? ? 媽的呻吟聲比往常大聲而且急促,我知道媽一定很舒服,所以加緊努力舔媽的下體。結果很快的媽的高潮就來了,而且很激烈,全身抖個不停。高潮過后,媽就只躺著不動,好像很累的樣子。我拿了張衛生紙把媽的下體擦一擦,因爲淫水蠻多的,整個下體都糊了。



? ? 媽不動我也只好躺在旁邊等媽恢複神志。不知過了多久媽側身過來看著我,我也看著媽。我問媽感覺怎樣,媽紅著臉點點頭。媽問我從那里學來的,我說看A書學的。媽又問怎麽會想到要幫她口交,我說這樣媽會很舒服。媽聽了好感動,把我緊緊抱在懷里。我則有點心虛,因爲我另有企圖,不過讓媽覺得很爽是真的。



? ? 看媽這樣子我也不好意思提出吹喇叭的事,不然媽一定認爲我根本是另有居心,而不是爲了讓她爽才幫她口交。媽抱著我親我,一只手就伸到下面去握著我的陰莖套了起來。其實我很期待媽會主動幫我吹喇叭的,可是媽沒有,就這樣親著套著,我那不爭氣的弟弟就被媽給打得射精了。



? ? 后來我常幫媽口交,但沒要求媽幫我吹喇叭,媽也沒主動過



? ?



? ? 第五章 更上一層樓



? ?



? ? 國一升國二那年搬家了,搬新家當然是一件很高興的事,但我可不開心了,因爲新家房間夠多,而且爸說我長大了,給我一間房間睡。這意謂著我不能再跟媽睡了。媽知道我很不開心,但也沒辦法,因爲沒理由男孩長大了還讓他跟母親一起說,媽不知道怎麽跟爸說。



? ? 我自己很心虛,更不敢跟爸說想跟媽一起睡。於是我睡一間,爸睡一間,媽和姐和妹一起睡在一間鋪榻榻米的房間。從此就比較少跟媽親熱了,不過也正因爲這樣子,跟媽的感情越來越好,似乎轉成男女朋友的關系了。



? ? 由於晚上不再跟媽一起睡了,所以自己打槍的時候變多了,甚至幾乎都是靠打槍解決性欲問題。因爲獨處機會少了,所以只要一有獨處就非常珍惜。媽知道我很難過,也很心疼我。有時候會趁家人不注意時抱著我親我。



? ? 這時期我跟媽平均一個星期親熱不到一次,通常都是趁其他人去逛趕集(住鄉下的朋友應該知道,有點像夜市,但不是每天都有,通常是固定一星期一次)的時候,趕緊趁這短短的一或兩個小時到我的房間親熱。每次趕集的前一兩天我都會禁欲,然后跟媽親熱的時候再多射幾次精。



? ? 國二寒假跟媽回外婆家住了幾天,因爲外婆家房間不夠住,於是我跟媽就一起睡。第一天晚上我和媽進房間后就把房門鎖起來,然后相擁而吻,就如同一對久別的情侶一般。長吻之后媽問我開不開心,我點點頭說很開心。我真的很開心,因爲我跟媽幾乎半年沒一起睡了。



? ? 這天晚上我們一直不斷親熱,我射了好幾次精,媽也來了一次高潮。最后一次我硬了好久就是射不出來,無論媽怎樣幫我打槍,我就是出不來。最后我要求媽幫我吹喇叭,媽點點頭。然后媽握著我的陰莖含到她的嘴中,輕輕吸吮著。第一次被吹喇叭覺得真的好爽,我忍不住一進一出的開始在媽的嘴中抽送。我的陰莖蠻長的,只能插進一半,再多媽就會用手擋住。很快的我就射精了,全射在媽的嘴中,媽沒吐出來,全吞進去了。



? ? 媽吐出我的陰莖后,用舌頭清理一下殘留在龜頭的精液后,說要去沖洗一下。因爲住的房間是套房,我就跟媽一起洗了。我幫媽洗,媽幫我洗,兩人在浴室玩了很久才出來。這晚上是我半年來睡得最甜的一個晚上,摟著媽睡,輕輕撫摸著媽的頭發。



? ? 久別勝新婚,雖然我跟媽之間並不適用這句話,但我們都有這種感覺。幾個晚上都是精疲力盡后才睡,而且都是媽幫我吹出來。我問媽怎麽把精液都吞下去了,媽說是我的精液,所以就敢吞下肚。我又問媽爲什麽這次要幫我吹,媽說自從第一次我幫她口交之后就願意幫我吹了,但我都沒有再要求過,所以也不好意思主動幫我吹。媽問我喜不喜歡,我說很喜歡,很爽。



? ? 回家的前一天晚上,還是一樣跟媽在床上親熱。我想既然要要求媽才願意做,那這次我再要求看看,於是我跟媽說可不可以插進去。媽看著我想了很久,握著我的陰莖一邊套弄一邊注視著我。不知道媽在想什麽,但幾分鍾后媽臉突然間變得很紅,然后低著頭點了點頭。我又驚又喜,因爲被拒絕太多次,這次也只是抱著再試試看的心態詢問,沒想到媽答應了。



? ? 我馬上翻身壓在媽身上,把媽的雙腿撐開,然后一只手握著陰莖就往媽的穴插。或許角度不對還是其它原因,就是進不去。我一直頂著頂著,還是進不去。媽原本一直閉著眼睛,我頂了幾分鍾后,媽張開眼睛了。我說我插不進去怎麽辦,媽笑著說那就不要插了呀。我當然要插呀,於是我把媽的腿撐得更開,然后換一個姿式,在媽的雙腿間用跪坐姿再試試看。這樣可以看得到媽的穴了,於是握著陰莖對著媽的穴插進去。



? ? 這次很順的就插進去了,感覺緊緊的,暖暖的,好舒服。我兩手抓住媽的膝蓋,把媽的腿撐得很開很開,讓整個下體露出來,看得更清楚。我開始抽動起來,同時看著媽。媽閉著眼睛,皺著眉頭,看不出來是舒服還是不舒服。我抽插得很快,結果很快不行了。我用最快的速度猛插猛抽,很快的就射出來。那種感覺好像要爆炸一樣。



? ? 射完后我倒下去趴在媽身上,媽抱著我,撫摸我的頭。我的陰莖並沒有拔出來,還是插在媽的穴里。感覺溫溫的,滑滑的。幾分鍾后媽叫我下來,她要擦一擦。我下來后媽拿衛生紙擦一下我的陰莖,整根都濕濕的,龜頭還有一些精液。擦完我后媽擦自己的下體,媽的下體也是濕得糊糊的,穴口還有白白的精液流出來。



? ? 清理完后兩人抱著躺在床上,我問媽感覺怎樣,舒不舒服。媽點點都說很舒服,尤其剛插進去的時后那種充滿的感覺還有我一進一出的感覺讓她全身都麻掉了。媽又說她已經很久沒做愛了,我的雞雞又比較長,所以舒服中又有點痛。



? ? 我親著媽,媽把舌頭伸到我嘴中讓我吸吮著,同時用手套弄我的陰莖。我想媽還想再來一次,因爲媽知道我每次吸吮她的舌頭的話我就很快又會想要了,所以有時候媽故意要逗我就把舌頭伸進我的口中讓我吸。很快的我的雞雞又硬起來了,我用同樣的姿式又干了媽一次,這次就維持比較久了,可是媽並沒有達到高潮。這晚我們做了好多次,做到精疲力盡后才睡。我睡到尿急半夜起床小便后回床上,又把媽的腿拉開干了一次。



? ? 隔天早上起得很晚,不過媽倒很早就起床了。吃過午飯就回家了。



? ? 這幾次跟媽做愛,媽都沒有高潮,我想可能是我的技巧太差了。不過后來慢慢的我的技巧變好了,耐力也延長了,媽也開始有高潮了。到目前爲止的最高記錄是連續七次高潮。那是我讀大學的時候有一次跟媽去賓館做。那次事后媽整個人軟綿綿的動也不動,搖她叫她都沒反應,把我嚇了一大跳,還以爲媽怎麽了。直到半小時后媽才有些力氣說話,她說她動不了了,讓她睡一下,我想媽是太累了。



? ? 到現在媽有時候還會把在外婆家那幾次做愛拿出來笑我,媽說那晚做那麽多次每次都只不到一分鍾,年紀輕輕就早。不過慢慢的媽越來越少拿這件事笑我,因爲到后來每次做愛都是干到媽開口求饒。這時她就幫我吹出來,如果我繼續干的話,那媽就又會癱在床上動不了了。不過我還是喜歡射在媽的穴內,然后看精液緩緩從媽的穴口流出來的樣子。所以每次如果媽不行了幫我吹時,吹到我快射精時我就把雞雞抽出來,然后插進媽的穴,快速的抽插直到射精。



? ? 有一次我問媽爲什麽願意跟我做愛,媽說她自己也很需要,加上我們經常親熱,老是弄得媽上不上下不下的。而且口交畢竟跟做愛是不一樣的,每次看我射精的樣子,就很希望這是射在她的身體里。我以前要求跟媽做愛,其實媽是很想,但又覺得一下子就答應好像太那個一點,至於主動那更是不可能。媽說如果那時候我用暴力強 奸她,她絕不會怪我,因爲這好像是一個很好的解決方式。第一次做愛前之所以媽會想那麽久其實是在計算安全期,那幾天剛好都蠻安全的,而且媽自己也有點想,所以就同意了。



? ? 其實我有點虐待狂,因爲我很喜歡把媽干到她披頭散發,滿床打滾,然后開口求饒。用狗爬式時我就從后面扯著媽的頭發,有時喜歡要媽跪著幫我吹喇叭,然后我從梳妝台上的鏡子里看我的陰莖在媽的嘴中進進出出的樣子。甚媽在上大號時我也曾打開浴室的門(用硬幣就打得開那種喇叭鎖),然后拉下褲子,手按住媽的頭,掏出陰莖就往媽的嘴里塞,一直抽插到射精。媽也說她上輩子欠我。



? ? 媽有時候也會色色的,性起的時候就會挑逗我。尤其喜歡我含她的乳頭。有時在看電視時,冷不防的解開上衣扣子及胸罩,挺著奶子就往我嘴巴塞了。媽也很喜歡接吻,任何場合跟時間只要是兩人獨處,想到就來個長吻。媽的舌頭很靈活,總是鑽進我嘴里來回糾纏。我跟我女友接吻都沒這麽熱烈。



? ? 跟媽的聊天中知道很多事。早在我國小六年級開始打手槍時媽就知道了。因爲有時我懶得上浴室打,就躺在床上輕輕的打。我一直以爲媽睡著了不知道,其實有時候媽根本就還沒睡著。媽第一次知道我打槍是因爲床搖動把媽驚醒,媽張開眼睛看到我動來動去的,一只手還握著陰莖套動,那時就知道了。不過媽一直不動聲色,就當作不知道,事實上媽也不知道該怎麽辦,總不能跟我說打槍過度有礙健康吧。我一直以爲媽不知道的,因爲在床上打槍都會放輕動作,沒想到動作再輕床還是會搖。



? ? 自從媽知道我開始打槍后,每次晚上只要感到床在晃動就會眯著眼睛偷看。而陶醉在打槍快感的我卻從不知道有一位觀衆,只是渾然忘我的猛打。射精的時候比較麻煩,有時來不及在射之前用衛生紙擋住的話就會噴得到處都是。有時連媽的衣服跟臉都有,所以善后工作就很討厭,要清理噴得到處都是的精液。尤其是媽臉上的就要很小心的擦,免得把媽吵醒。事實上媽大都是醒著的,臉上被噴到精液也不能怎樣,還是繼續裝睡。



? ? 媽媽看過我偷帶回家的A書,她說看了沒什麽感覺。媽知道我在偷看她的身體,不過沒有刻意避開,媽說其實她自己也蠻想讓我看她的身體,至於爲什麽她自己也不知道。不過媽也不會刻意暴露讓我看,會害羞。媽知道我都是利用晚上睡覺時偷看她的下體,她也想讓我看,只是不敢那麽直接。直到那一天媽故意不穿內褲睡覺,然后我看到我忍不住去撫摸。我跟媽說根本是媽在引誘我,媽笑著說誰叫我那麽色,這麽容易就讓她得手了。不過當然媽也不是存心故意引誘我,至於爲什麽會這樣做媽自己也不清楚。只是想跟兒子親近吧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