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bxbx.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暴力虐待 » 秋瑟山閣—凱宜篇1-10

秋瑟山閣—凱宜篇1-10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急速的腳步聲踏破寂靜的深夜。一名少女正在曲折的矮巷裏失魂落魄的奔跑

著,緊隨其後的是幾名戴著口罩的彪形大漢。女孩白皙肌膚上滲出的香汗,把少

女的白襯衫徹底打濕,在月光下顯得份外透明,紫色的胸罩隨著乳波的上下起伏

而若隱若現,在急促的喘氣聲的下顯得格外調皮。而少女大概沒有那個閑心去關

心自己那乍洩的春光,因爲她正在逃避的正是南方最大的肉畜黑市組織—「秋瑟

山閣」的追捕。



這女孩名叫凱宜,自從知道自己不幸的被秋瑟閣列入菜單後她整日惶惶不安,

而就在剛剛,凱宜從面前因生鏽而破舊不堪的鐵絲網的破洞中鑽了出去。背後幾

個大漢一時被阻隔在鐵絲網的另一邊無法通過。凱宜回頭見他們已追不上,但心

知這脆弱的鐵絲網隻能阻擋一時,當下絕不敢怠腳步,便繼續奔往大街方向尋求

保護。而狩獵方的幾個魁梧大漢則隻能眼睜的看著唾手可得的獵物慢慢消失在如

迷宮樣的窄巷子盡頭。



按照燈光的方向,狹小的巷道已然漸漸變得開闊。凱宜心知快要得救,心中

喜悅,立即加快步伐。突然,在巷子出口出現一個人型擋在正中間。凱宜模糊的

看出那人是個擁有婀娜身材的妙齡少女,似乎還在對著凱宜露出微笑的表情,場

景甚是詭異。



但凱宜已無暇多顧「快逃跑!有危險!」凱宜對少女疾呼。少女面對凱宜的

叫喊卻並沒有逃跑的意思,反而向凱宜方向緩步前進。凱宜已無心理會少女「對

不起,就算把你撞倒,我也要沖出去了。」凱宜心想。



正當她側身閃過那礙事的少女時,忽然膝部和頸部傳來一陣劇痛!原來身邊

那少女以很快的速度往凱宜膝關節後方踹了一腿,並在凱宜受痛下跪的同時拿鎖

住頸部。



凱宜登時醒覺原來那少女與先前幾人竟是同夥的。凱宜的喉嚨被握緊得進不

了氣,感到快要窒息,本能的用力想解開少女的緊鎖。但不料,少女的雙手竟是

紋風不動,反而幾乎把凱宜整個吊起。很快,凱宜便失去了知覺。



「名稱:凱宜,年齡:21歲,戶籍:澳門/ 香港雙籍、平民、大學生」



「這女孩的警覺心很重,先前不論是巨額引誘,抑或派人假裝教職員行騙均

無功而返。近來的女性人口失蹤案增加,社會關注提升,如使用恐嚇手段恐引起

部門注意。我們差點便完成不了客人需求,多虧閣主你願意親自行動方能成功,

勞煩閣主了。」後方那幾個壯漢也氣喘籲籲的趕來。



「我們秋瑟山閣之所以還夠在衆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正是因爲我們做事的

質素和效率。更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們比他們更加大膽,不論對方是何身份,誘

騙強取,總進把目標到手。」那少女淡然的說到「也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錯了竟

然招了你們幾個廢物!」



「那閣主,你剛回閣便親自出手,難道本次的客人很重要?」男人自知差點

誤了大事,慚愧的問道。



「嗯,真的很重要。她可能將成爲我的貴客呢~ 難得有此機會,我當然要親

力親爲,這才有意思。」少女笑瞇瞇的回答。



「看來閣主又想玩遊戲了,希望你能盡興吧。」那領頭的男人說完,畢恭畢

敬的鞠了一躬後一把將仍在昏迷的女孩凱宜裝進事先準備好的麻袋裏快步離開了。



而這少女正是神秘黑市組織秋瑟山閣的閣主—紫筠。



【第二章】



在市郊,一座豪華的私人會所依山而建,被一片火紅的楓樹林包圍著,被晚

風吹得沙沙作響。蜿蜒的小路盡頭一扇金色鐵門威嚴聳立著,門前石碑上清晰地

刻著「秋瑟山閣」四個燙金大字。在會所的地牢中,囚困著數以百計的女性,三

兩人住在一間陰冷牢房裏的她們年紀不一職業有別,而漂亮和美味則是她們僅有

的共同點。而在這偌大冗長的地下室的盡頭有一間牢房,冰冷的鐵門上用粉筆潦

草的寫著新人二字,我們那可憐的凱宜正昏倒其中。



忽然一束耀眼的白光打在了原本就很白嫩的凱宜的臉蛋上,女孩悠悠轉醒。



「這是那裏?」環看四周後的她似乎並沒有想起剛剛的遭遇,正當打算站起,

「呀,好痛!」凱宜膝部痛處被腳鐐綁得牢牢的,雙足一時無力跌倒在地上。疼

痛之際,鐵門刺啦一聲被打開。



「小心點哦,不然又會再受傷了。」紫筠說著從門外緩緩走進來,臉上仍是

那使人眉頭緊皺的詭異笑容,至少凱宜是這麽想的。女孩吃力的像門口看去,頓

時回想起剛剛被擒的經過。



「你究竟是誰,爲什麽要捉我到這裏?」雖然現在的凱宜很是害怕,但依然

壯著膽子厲聲問道,希望在氣勢上扳回一局。



「好吧,你還是有權情權的。先自我介紹吧,我是秋瑟山閣的閣主紫筠,想

必你也聽說過。你被我的一位客人盯上,我們按照客人的需求,需要把你培訓成

一個合格又懂事的肉畜然後作爲一道料理呈上給客人。而這裏就是秋瑟閣會所本

址,你將在這裏完成培訓和接下來的人生,等待客人在一個月後到來,希望你能

配合。」紫筠用平淡的語氣回答到。



「什麽?什麽肉畜,我聽不懂!」然而凱宜怎麽可能聽不懂,在這個金錢可

以買到任何東西,即使是人命的社會,肉畜這個詞早已是公開的秘密了!



「別說鬼話了,快放我離開!你們這是非法拐賣人口,如果我的家人見我久

久不回,知道我失蹤他們定會去報案的,警察很快就會找到這裏。到時候你們就

等著把監獄坐穿吧!」見裝傻不成,凱宜立刻示強到。



紫筠呵呵一笑,俏皮的拍了一拍額頭到「哎呀,看來這小姑娘還不是很了解

自己的處境啊哈哈!」然後緩步走到凱宜身前蹲下身,輕輕撥開凱宜已經散亂的

頭發,輕輕擡起凱宜的下巴道「從來沒有能從秋瑟山閣的指掌中離開,一個也沒

有,你自然也不是例外。你的家人是救不了你的,警察局廳以上的哪個不是我親

自扛著學生妹往家裏塞才能談下買賣的,所以說啊小妹妹,別有太多期盼,好好

完成每天的任務,我們會給你安排額外的獎勵的。」



「不可能的,我是一家人的經濟支柱,再加上我那患肝病的小弟雖要我來維

持醫藥費,他們不能對我置之不顧!即使警察不管用他們還是會找媒體,找網絡

寫手,找~ 找……」凱宜無力的反駁。



「我明白我明白,你們家的情況我們都很清楚,我們也很同情你的家境,所

以我們已經跟你的家人達成協議,會提供一名肉畜的肝髒給你小弟更換,以換取

他們禁聲。你的家人很快便答應了交易。誰叫在這難求一子的社會當中,你家中

隻有一個小兒子呢。在你家人眼中兒子的命當然是比女兒的命重要。不要抱怨,

世道就是這麽殘酷呀。」紫筠歎道。



「不可能……是騙人的……不可能的……」凱宜委坐地上喃喃自語,她不敢

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紫筠的話,曾經那個對自己百般體貼的爸媽在弟弟的

病情面前竟然舍棄了自己的性命,而弟弟的病也並不是什麽特別嚴重的大病~ 但

這一切都是真的,失去了最後支柱的凱宜此時也不想再說什麽,隻是乖乖的跪坐

在地上眼神遊離著~



「我想你心中應該已經很白明了,這就是現實啊孩子,接下來好好當一名肉

畜就是你新的責任了。待會會有人帶你去做清潔和登記,哦對了,忘了提醒你,

自從你媽媽在戶籍轉讓簿上簽下了姓名的那一刻起你已經是秋瑟閣的財産了,但

凡讓我們看到你有任何自殘和不配合的迹像我們會立即取消對你弟弟的捐助並且

對你做嚴厲的懲罰!呵呵,畢竟爆炒肝尖也是一道佳品,我們沒有必要做慈善不

是嗎?」紫筠回過頭來向她擠出了一個小鬼臉,然後徑直走出了房門。



【第三章】



凱宜無力地坐在冰冷的地闆上良久,難以置信的又無力改變的現實令她陷入

了思緒的漩渦中,傷心、憤怒、絕望以及恐懼同時在心中翻滾著。此時身穿白大

衣的一男一女兩個工作人員走了進來,解開了拴在凱宜那修長白嫩的一對小腳丫

上的鐵煉,左右各一邊扶起了她,然後那女人溫柔的對凱宜說道「小妹妹,現在

我們要帶你去清潔,請跟我們走吧。」



「清什麽潔,我乾淨著呢,你們這群變態!」從悲傷中清醒過來的凱宜怒斥

著,用盡全身最後一點力氣爭脫開身旁兩人,也不顧膝頭的痛楚,轉身一瘸一拐

的便向門口直奔而出,而那倆工作人員似乎也不急著去抓她,任憑女孩逃跑。而

此時凱宜那足足有五百米長的在地牢走廊中奔跑著,焦急地尋找著出口,但在身

旁不停掠過的卻隻有無盡的牢房,而這些牢房中充斥著僅僅穿著寬松睡衣甚至渾

身赤裸的女人們,她們有的正在像普通女孩一樣優雅的吃著爲她們精心準備的營

養配餐,有的則像剛剛經曆過虐待一樣無力的平躺在地上,而她們那一對對漂亮

的大眼睛裏無一不流露著絕望以及傷感的神情。凱宜心中咯噔一下「莫非這就是

我的將來?」她實在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心裏更是焦灼,此刻在她美味滋補的

大腦裏隻有一念——離開這裏。



突然,凱宜眼前一閃,一道黑色巨網自牆身彈射而出,凱宜被那網子死死的

纏住了雙腿,又一次重重的栽了個大跟頭。正當凱宜設法爭脫時,一股強烈的電

流瞬間使凱宜感受到了什麽是外焦裏嫩,雖然這樣的電流是絕對殺不死一個生龍

活虎的少女的,但那畢竟是電擊,痙攣和燒灼感貫穿了凱宜的全身,無助的在地

上抽搐打滾~ 此時那倆工作人員悠哉的走了過來,用遙控器關掉了自動防護系統,

語重心長的說到「唉,我們老大不是已經跟你說過了嘛,不要抵抗了,乖乖聽話,

這樣至少你不用受到沒有必要的折磨,喏,乖乖走吧~ 」凱宜的身體依舊抽搐著,

隻不過這一次她是真的沒有力氣再反抗,隻能眼白白看著職員把她背起,帶到一

個門口寫有清潔室的房間中。



在洗潔室中,被剛剛的那倆工作人員攙扶進來的凱宜被屋子裏的工作人員接

了過去,女孩就像是識趣了骨頭一樣癱軟的被平放在了正中間的一張帶有水槽的

不鏽鋼案闆上,然後工作人員小心翼翼的脫掉了那身白色襯衣以及有些破洞的收

身牛仔褲,同時也解來了那包裹著凱宜豐滿挺白的酥乳的紫色奶罩和可愛的粉色

包臀內褲。凱宜無力的看著工作人員有條不紊的將她那鮮嫩美白的酮體完全展現

在一群陌生人面前而自己卻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再反抗,一行清淚從那水靈漂亮的

大眼睛裏躺了出來~ 而工作人員將脫掉的衣褲包括鞋襪都整齊的擺放在一個寫有

她自己名字的鐵盒裏然後密封好存放了起來,站在凱宜旁邊的一個中年婦女看出

凱宜的疑惑,主動向前對凱宜解釋道「你的衣服啊我們不會動的,等你上了餐桌,

你的衣服和飾品都會給你的吃主,你也知道,有的人比較變態,喜歡一邊聞著女

孩生前的衣服一邊品嚐菜餚,我們也沒有辦法,畢竟顧客爲大嘛~ 」凱宜一邊皺

著眉頭一邊聽著,本想說點什麽卻被身邊兩個躍躍欲試的檢察人員那色瞇瞇的眼

神給噎了回去~



「你們~ 你們想幹嘛額~ 別,別碰我~ 」凱宜吃力的搖著頭對工作人員說到,

但似乎已經晚了,一個穿著防水服的男人毫不客氣的將手伸到了凱宜那肥嫩多汁

的下陰部,凱宜渾身一顫,想使勁轉身卻發現自己的手腳早已被大字型綁在了案

闆上,就連那標志的小腦袋都被皮帶勒住了腦門,死死的固定在了靠近水池的一

端,而更多的工作人員也開始了動作,一個拿著類似剃須刀的人將手中的工具遞

給了第一個觸摸到女孩那粉嫩嫩小穴的男人,那男人接過刀,在凱宜那本來就不

茂密的陰毛上黏上一層厚厚的肥皂泡,然後用那粗大的手使勁揉了幾下,甚至連

那粉紅色的屁眼四周都被按摩過~ 凱宜再也無法承受這樣的摧殘,眼淚止不住的

留了下來,嘴裏已經在模糊不清的求饒著,而那男人繼續將下體所有毛發剃得一

幹二淨,然後拿出一個小花灑,用溫水仔細的沖洗著凱宜下體的那兩個入口,而

此時凱宜的美鮑已經水嫩得像是嬰兒的皮膚,吹彈可破,非常惹人食欲~



此時另一個女工作人員手拿退毛器在肥美的陰戶上照了幾下,徹底破壞了毛

囊組織體,凱宜知道,自己以後再也張不出陰毛了,還沒等凱宜緩過神,一股強

力的水柱便實實的拍在了她白嫩的身體上,剛剛給女孩刮毛的男人帶上手套,隨

著水流按摩著凱宜的每一寸肌膚,凱宜在羞恥之餘竟感受到了一絲生理快感,這

讓她自己也不知如何是好,隻能咬著嘴唇盡可能的抑制住這種感覺,使得自己不

至於太過狼狽。



不知是旁邊的工作人員發現了這微妙的小變化還是流程使然,其中一名職員

竟將兩隻手指強行塞進凱宜的陰道內,女孩對這突如其來的刺激毫無抵抗能力,

輕輕哼了一聲,而這更激發起檢查人員的興緻,伴隨著嘩啦啦的水聲兩隻手指在

肥美多汁的陰道裏不停的攪拌著,細心檢查陰道內是否有異物。而在陰道內的手

指也極力張開到最大,一個醫生打扮的女人一邊抱著報告一邊彎下腰仔細審視著,

然後在報告書上打了幾個對勾後對工作人員說到「陰道可以了」然後大家便手忙

腳亂的解著女孩四肢的綁帶。



正當凱宜以爲這一切即將過去的時候,兩個彪形大漢合力將原本平躺著的凱

宜一百八十度的翻了個身,女孩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工作人員又將她的兩條修

長的美腿彎折跪在案闆上,正當凱宜打算支撐著前身起來時卻被一把按在了桌子

上,而她那肥美圓潤的大屁股便高傲的撅在了衆人面前!職員也不等凱宜準備好

便撲哧一聲將一個連有水管的肛門塞塞進她的直腸內。肛門塞迅間充氣,把凱宜

的肛門充滿,凱宜哪經受過這樣的摧殘,頓時發出絕望的哀嚎。接著職員打開開

關,混合著清潔劑的溫水源源不絕注入凱宜的腸道中,很快凱宜的肚皮便被水漲

得隆起。



「快停下,漲死我了!……快停下……!」凱宜不停叫喊著,在強烈的漲痛

下凱宜不停流出眼淚,一對性感白嫩的蹄子崩得直直的,被反綁著的雙手在那有

限的運動空間裏不停揮舞著,表示著自己的抗議隻情。不過職員並沒有理會凱宜

的叫喊,反而是靜靜地欣賞表演,直到凱宜直反白眼方才停止。前方的職員拿起

著一個盆子對準凱宜的肛門,「一,二,三」後方職員突然把肛門塞強行拔出,

然後用力抱緊凱宜的腹部。清潔劑混著體內的穢物傾瀉而出落入盤中。肛門受到

強烈沖激凱宜又再次尖叫起來。同樣灌腸動作重複了好幾遍停止。已然筋疲力盡

的凱宜不停喘氣,括約肌不斷抽搐,職員用手指伸入凱宜的肛門輕輕地打圈按摩,

括約肌的抽搐才舒緩下來。



那個剛剛溫柔的中年婦女拿來一條浴巾,仔細的爲凱宜抹好身子,然後趁他

們都去休息了悄悄對凱宜說到「你也真是夠可憐的,平常抓來的女孩雖說也要過

來清洗一番,但是第一次就灌腸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唉,也不知道這是不是誠

心整你啊,辛苦了小妹妹~ 」



被裹上一件寬松浴袍的凱宜被帶到了另一間房,而迎接她的卻正是紫筠,看

著筋疲力盡的凱宜,紫筠展露出一幅憐惜的表情。「可惜啊,爲什麽你的逃跑?

如果你不反抗的話,或者我可以叫他們用溫和點的」紫筠走到凱宜面前,一邊說

著一邊溫柔的從女孩的衣領處摸了進去,在她那肥美的奶子上揉了兩下~ 縱使不

甘,凱宜也早已無力回駁。「把她固定好。」紫筠吩咐道。兩位職員每人一手抱

著凱宜的大腿,一手把她的頭部按在桌上。紫筠從身後火爐中夾起一塊鐵片,然

後轉身走向凱宜。凱宜已經知道之後之後會發生什麽事,向紫筠流露恐懼的眼神。

「過程很快,不會痛很久的。」紫筠微笑道。紫筠輕輕地撫摸了凱宜的屁股一下,

然後把燒紅的鐵片使勁向凱宜左邊屁股較上的位置使勁按了下去。鐵片烤焦著屁

股的皮膚,發出滋滋的聲響。凱宜痛得混身顫抖,口中發出沙啞的嘶叫。紫筠收

起鐵片,在凱宜的屁股上消晰地烙下了一個血紅色的楓葉標志,同時凱宜也終於

昏倒過去。「登記完成,把她帶回牢房吧。」紫筠向職員吩咐道。



職員把昏倒的凱宜抱起離開房間。此時電話響起,紫筠接聽。「我要的你們

準備了沒有?」電話中一把女聲問道。「一切都按預期進行,就等一個月後的酒

宴了~ 」紫筠回答。



「最好如此,記住你們上一次的失敗。這樣的會館全國到處都是,我可沒必

要非得找你們這一家,好自爲之吧。」電話那邊的女人冷冷的說完後便挂線。紫

筠呆了半刻,然後又再展露出微笑,哼起歌來。



【第四章】



溫暖又有些幽暗的黃色燈光灑落在並不是很大的客廳,母親貼心的撫摸著弟

弟的額頭,父親則展露著滿足的微笑,相映襯出一幅幸福溫馨的景象。凱宜習慣

的走向一直屬於她的坐位,但被一陣吵雜聲吸引。



「恭喜啊老黃!你兒子終於康複了!」一個男人喜笑顔開的走了過來,在父

親的肩膀上拍了拍說到。



凱宜認得這男人,他是爸爸的上司,在爸爸的公司年會上他不止一次的單獨

找自己要聯系方式,聰明的凱宜自知他不是想把自己弄上床就是弄上餐桌,每次

都委婉的拒絕了。



「唉可不是嘛,快請坐吧,菜馬上就上了!」父親起身,一臉謙卑的請他入

席。



看到爲了生計操碎了心的爸爸,凱宜心裏難受又無助,剛想上前安慰父親,

母親則一邊看著表一邊說到「應該熟了,老黃~ 你幫我把她端過來吧!」



沒過多久,父親便推著家裏的小餐車從廚房出來,而餐車上一個巨大銀色罩

子幾乎蓋住了整個餐車,而罩子底下還在不斷冒著水蒸氣,跟在後面的母親則拿

著刀叉和一瓶紅酒。



「好香啊~ 」父親的上司連連點頭道。



餐車上的大銀罩子下的餐盤終於被吃力的擺放在了餐桌中間,凱宜也隱約聞

到了透出來的陣陣肉香,她奇怪這明明是烤肉的香味,但家裏明明沒有烤箱,怎

麽會做出來烤肉呢?而且這巨大無比的銀色罩子又是哪裏來的?



正當凱宜疑惑不解的時候父親一把掀開了罩子,一股濃郁的霧氣夾雜著沁人

心脾的肉香瀰漫開來,這種肉香凱宜似乎在哪裏聞到過,但又說不上來~ 可當霧

氣漸漸消散,凱宜才恍然意識到,這~ 這不是我的體味嗎?



她頓時全身緊繃了起來,而透過白茫茫的水蒸氣,她隱約看到了一具女人婀

娜曼妙的身軀被綁成了烤雞狀仰面躺在餐盤中,全身皮膚呈現醬紅色,不斷有熱

乎乎的肉汁從肥美的屁股蛋中間的屁眼和鮮嫩多汁的肥美鮑魚裏淌出來,而女孩

性感的小嘴微張,一顆晶瑩的小蘋果塞在女孩的嘴裏,更加襯托出了女孩的美味

可口~ 但在凱宜這個角度是看不到那女孩的臉的。眼前此景使得凱宜不由摀住了

驚訝的小嘴,恐懼又帶有些飢餓的睜大眼睛望著餐桌上的全烤女人~



「來,讓大家舉杯慶祝一下大兒子順利康複!乾杯!」父親首先舉起了高腳

杯說到。



「是啊,我說老黃你啊!你說說,早這麽幹你家大寶貝不早就被治好了嘛!

非得拖到現在,再拖幾年等凱宜那孩子人老珠黃了,哼哼,我看你拿啥給你兒子

換肝!」



「什麽?等我~ 」凱宜頓了頓,爲什麽大家會說到我?恍惚間凱宜似乎想到

了什麽,難道自己已經被~



還沒等凱宜理清頭緒,那惹人厭的男人繼續說著「唉老黃你也別難過,你想

想,你女兒這麽漂亮,還美味,不吃了不是浪費嘛!」



「你!」坐在角落裏的凱宜終於忍不住了,拍案而起正打算破口痛斥,而眼

睛則瞥見了那被手腳綁在一起的可憐女孩的臉蛋~ 「這~ 不就是我~ 我自己嗎!」

此時的凱宜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僵直的站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木讷的盯

著餐盤中被烤熟了的自己~



忽然凱宜的視線猛然被抽離了出來,她醒了~ 伴隨著額頭上豆大的汗珠重新

回到孤獨冰冷的牢房中,她呆呆的看著天花闆,淚水止不住的流淌了起來~



一天後~



「那女孩這兩天雖然已經沒再嘗試過逃走,但她還是很不合作。相關工作一

直不能進行。」紫筠的辦公室裏,穿著深藍色工作服的女人正在對紫筠做著簡報。



「意料之中,按照我吩咐的,這幾天都沒有給她進食吧?」紫筠問到。



「沒有,自從她打破餐盒之後就再也沒有給過她東西吃,但是~ 」女職員有

些猶豫,但還是把自己的擔心說了出來「閣主,我怕再不給她吃的會影響肉質的

~ 」



紫筠不屑的瞥了她一眼,放下手中的報告說到「這不是你擔心的問題,做好

本職工作,其他的我會處理~ 」



另一邊,凱宜在登記完成後已被換上一身白色的衛生衣。兩日來凱宜不斷與

職員們對峙著、每晚的惡夢和先前各傷患的痛楚,加上連日來都未有進食,使面

容明顯憔悴。凱宜的肉體和精神狀態都已徘徊在崩潰邊緣。此時鐵門被打開,紫

筠像小孩子一樣蹦哒進了牢房內一屁股坐在凱宜身旁,搖搖頭說道「有骨氣是好

事,但你成爲肉畜已經是事實。如果你願意認清你現在的本份,好好配合我們,

這不就簡單得多,也不用受苦,你看看你的兩個室友還有其他女孩們,哪有一個

像你這麽遭罪的,不都是好吃好喝的伺候著。所以啊,何必讓自己落得如此狼狽

呢。」紫筠一邊說道,一邊溫柔的按摩著凱宜的痛處。



「呵呵,你還真是心疼我啊,到底你們還是要向客戶交差,如我的身體有什

麽問題,我看你們到時拿誰替我。」凱宜用沙啞的嗓音幽怨地回答。



紫筠從後方貼緊凱宜,輕輕的舔了舔凱宜的耳垂,使她原本就敏感的身體不

住的顫了起來。



「唉?不如我們玩一個公平的遊戲吧,遊戲方式很簡單,就是你要跟從我的

指令,隻要你達到我的要求就能得到獎勵,如達不到的話則要受懲罰。如果你陪

我玩這個遊戲,我現在就給你吃的,幾天沒有進食想必很餓對吧。」紫筠用輕挑

的聲音說到。



凱宜心裏白明紫筠必定不懷好意,但飢餓最終還是戰勝了理智,求生的本能

使凱宜無法拒絕這唾手可得的好處,她擡起略顯慘白的頭顱,但不去看身旁的紫

筠。「嗯~ 」凱宜言簡的回答到。



紫筠一聽上鈎了,便立刻露出興奮的表情「說話可是要算數的呦~ 」紫筠一

邊說道,一邊從懷中取出一個金屬頸圈給凱宜戴上。然後像外面職員招了招手,

一個不大的女孩絲毫不敢怠慢的快步將一個盛滿濃稠的流質營養食品的餐盤遞給

了凱宜。



「這就是你的飼料了。」紫筠向凱宜說道。凱宜猶豫的看著紫筠手中那盆貌

相噁心的飼料,心中想著究竟這是不是能吃的。但她已無選擇,隻能從紫筠手中

接過餐盆。此時凱宜項上的頸圈突然發出一道力電流,把凱宜全身劇震,痛楚自

頸部蔓延至全身。凱宜手中餐盆登時掉落地上,飼料散落一地。「忘了跟你說,

你的頸圈有搖控裝置,我能夠隨時讓頸圈發電。我都說過你要絕對服從我的指令,

剛才我都未有指示你能開始進餐你就心急地拿了餐盆,這是不行的喲。這是頭一

次,就當是略施小懲吧。至於機會不是次次都有,今天是不會再送餐的了。好好

記住吧。」紫筠微笑說道。紫筠話畢後也沒吩咐職員清潔,轉身便離開。「你這

賤人!」凱宜沖向紫筠離開的背影咆哮著。可是紫筠隻是笑著回頭揮手,接著便

把房門重重的關上。



凱宜無力的捶打著鐵門,換來隻是一聲聲深沈回音。凱宜跪倒在地,一方面

而氣憤紫筠對她的戲弄,另一方面懊腦自己堅持了那麽久,爲什麽要答應紫筠的

條件。失意的凱宜靜靜看著散落一地的所謂配餐,腦海中的聲音不段叫她要忍耐

保持自我。但凱宜實在太餓了,眼前一地噁心的飼料竟是如此的吸引,像是呼喚

著她,迫使她慢慢爬向前方。凱宜終於失去理智,低頭便瘋狂舔食地上的飼料。

凱宜萬萬也想不到,紫筠此時正在工作室中用觀察鏡頭,目睹她在牢房的一舉一

動。



「閣主,這~ 這真的沒有問題嗎?」身邊的一個職員問道。



「哈哈哈哈,當然沒有問題,牢房地闆經也是過嚴格消毒的,隨便她舔。看

看一個人爲了生存可以把尊嚴都抛一邊去,這就是我所樂見的。經這一次她將明

白尊嚴沒法令她好過點,隻有順從才是唯一選擇。」紫筠一邊得意的回答著一邊

欣賞著閉路電視屏幕裏傳來的影像。